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碧坊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64|回复: 0

松山密信或许与藏“宝”有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28 01:12 |显示全部楼层
                                                                   试读“松山密信”
                                                                                    尹立山

微信图片_20200628090155.jpg
        此信的原收藏者,是镇安镇808村的杨仲彩。最初是他大哥杨仲和收藏,攻打子高地期间,杨仲和与村民董军满被远征军征为民夫背子弹。他们背着子弹,从滚龙坡往山顶攀爬。当时战斗正进行,士兵倒下很多。杨仲和扑进一个坑里躲避子弹,紧接着有牺牲的远征军士兵压在了他身上。杨仲和起来上路,遇到了一名远征军士兵的尸体,现场没有搏斗过的迹象,不像是冲向子高地的士兵,可能被冷枪射杀。他从这名战士斜挎的黄褐色牛皮挎包里,发现了这封密信。
        不过,杨仲彩老人最近接受记者采访时则称,其大哥生前并没有说清楚,这封信究竟是从远征军士兵身上得来,还是由这名远征军士兵转交而来。
        1975年,杨仲和离开808村,到镇安当上门女婿,后来成为当地的一名乡土医生,这封信和一个土地证则留在了老家,“我不识字,就一直把信压在箱子底。” 杨仲彩说。

微信图片_20200628090112.jpg
        如今,这密信成了“国刚民间抗战遗物收藏馆”的镇馆之宝。

微信图片_20200628090220.jpg
        二、研究成果
        保山文管所所长王黎锐先生确定纸张的真实性。滇西抗战史专家戈叔亚肯定了公文的书写习惯符合当年的格式,但这只证明了这信件是当时的,并没有排除当年伪造的可能性(当然,从动机上看,当年伪造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杨仲和过后为什么一直不上交,这也是一个疑点,或许会有再被抓去背子弹的风险,所以避之不及,那解放初期呢,是否又担心通国民党的嫌疑,担心政治运动的牵连就不得而知。其兄弟杨仲彩的回答也有含糊之处。
民间收藏家杨国刚认为,信中所提到的“八月中秋”,正是远征军攻打松山子高地的时间,“一江”暗指怒江,“惠土”则指代惠通桥,“‘惠土定乾坤’的意思就是,惠通桥能不能守住,决定了整个松山战役的成败。”这肯定有些联系,但作为怒江和惠通桥在滇西抗战的重要性是世人共知的,肯定不是什么秘密。1944年,农历闰四月,中秋节是公历10月1日,那时早已结束松山战斗。因而对解读秘密信件也似乎没有帮助。后来,腊勐一带从好奇出发,认为是传说中的“藏宝图”,指示军火埋藏之处,也有人认为那是一篇江湖懺语,或谣言,或预言。似乎都找不到足够的证据。

微信图片_20200628090203.jpg

        三、试读密信
        只有假设这信不是伪造,才有去解读的价值。但凡特殊时期的信件,总有神秘色彩和一些藏而不露的暗语,我请教了专攻“祀三公山碑”的王诗森老先生,并比对王启鹏老先生的辨析,结合有限材料,做点断章取义,肢离破碎的理解:

微信图片_20200628090144.jpg
        首句“楊柳冷枝自明”,“冷”(也有认为是“治”“修”“落”的),“自”(二王均辨为“月”字),从书法看,“枝”字最后那撇中间有断,“月”字上边有一撇,解为“自”应该是可以的。整句解读为杨柳枝已冷或落自然明白,那只剩枯木,核心是“木”字。落款“真的假不得,假的真不了”,这看似一句废话,但是否强调一个“真”字呢。这一“木”一“真”,让我联想到两个关键人物:木下昌巳,真锅帮人(详见后文)。
        “四海(流)以出山,牡丹以下山”,“以”与“已”同源,可以理解为“已经”,四股水流 ,暗指四支部队;牡丹为花王,借指“战争之花”松井秀治大佐,113联队队长;下山:落没。

微信图片_20200628090826.jpg
        “梅花为首,玉碎(碑)为记”,梅兰竹菊四君中,梅居首,菊居末,军旗之末在顶端,借隐“菊纹旗冠”;玉碎,模拟日军语气,暗指藏旗冠与“玉碎(全军覆没)”的联系。
        “尤以联材”,联队,材料,防御工事。这或许是埋藏地点,掩体某处。
        “星鎖打开心血泊,星鎖打开肝腸斷” ,“星锁”或指星形机关(有江湖色彩),“心血泊”,或指老干塘,那里被截断水源,就如身体供应不了血一样,“泊”,水塘,停泊。交通壕联通此地,也是阵地衔接之处。锁是平安扣,一旦打开,就有危险或惊喜。
        “八月中秋哀(老)地名”,1944年,农历闰四月,中秋节是公历10月1日,那时早已结束松山战斗。应该是团圆期待,伤情思乡,哀地名,伤心之地,指松山。
        “山華化为一江”,在阵地(或交通壕)的十字(华化为水流也)路口,十字江(水)边,一切愿望皆已破灭,一江春水东流去。
        “一筆(笔)寫三篇,一字认三年”,三年,或许是日军占龙陵、松山的三个年头,战役持续三个月,那一字又是个什么字呢?
        “惠土太平定坤乾”,惠土,可指惠通桥,可指金光惠次郞(松山的指挥官,9月6日被炸死),“坤乾”就是“乾坤”,这里为了与“年”押韵,故颠倒。
        “煩致黃代司令”,1944年8月23日(梗),11集团军司令宋希濂因“谎报军情”被蒋介石调到重庆陆大将官班受训,之后由黄杰代理11集团军司令并不是在松山战役结束之后,而是在子高地爆破之后,这之间有18天的时间差。如果此信真实,“黄代司令”的称呼也是合理的(就算副司令,司令离任也是代理)。
        “無名無姓元(无)代号代”,无名无姓:疑是转译,不留姓名;韵目代码:元是13日,号是20日,爆破子高地时间。
        “AAA,AK14646令”,国民党军队编制:A是军,AA是方面军,GA是集团军;兵种分类:A是炮兵,K是骑兵,AK应该是炮兵通讯兵。
        二战时期,每个参战国对电报加密可谓是下足了功夫,密码本、暗语、少数民族语言,用尽浑身解数。这样看来,该信件可能是截获日军情报并翻译,又转变为国军代码手写没有送达的信件。

微信图片_20200628090227.jpg
        四、初步猜测
        查相关资料,二战中共有三次全歼日军的重要战役(并且歼灭的全是日军王牌部队)缅甸密支那战役、腾冲战役、松山战役!松山战役最为惨烈。
        军旗对于日军来说说是至关重要的东西,正因为如此,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国部队都渴望缴获日本军旗,但都未能如愿,因为日军战斗条令规定,当判断战局有全军覆灭危险时,应“奉烧”军旗,不管遭遇怎样的败仗,日军都有烧掉军旗而后自杀的时间,军旗旗面烧毁,三面体镀金菊花纹旗冠则须深埋地下。十四年抗战,日军仅在松山和腾冲的两次“玉碎”战中烧掉了两面军旗,分别属于第113联队和第148联队。这实在是中国军队十四年抗战中最值得称道的骄傲。
        上面说到的木下昌巳和真锅邦人就与113联队的军旗菊花纹金属旗冠有关。从1944年8月20日子高地大爆破敲响松山战役日冠的丧钟到9月7日中国远征军合力聚歼1、2、3号高地及马鹿塘残余之敌,历时18天。而真锅邦人焚烧军旗埋藏旗冠之迷引起人们的种种猜测。根据品野实在《中日拉孟决战揭秘——异国的鬼》中记述,军旗御纹章旗冠由真锅邦人亲手处理,早见正则的回忆是深埋在横股阵地野战炮兵仓库入口处,木下昌巳回忆埋在音部山与西山阵地之间。除此,似乎找不到更可信的记载。而作为了解松山战场日军情况最翔实的人荣3 团政治副团长陈叔铭在1944年9月8日打扫战场时不幸触雷身亡,这样,很多的秘密就不为人知。
        音部山阵地被国军占领后,9月5日西山阵地被包围,与其他阵地失去联络。在拉孟(腊勐)处于危急之时,日军决定将密码本烧毁。在发完电文后处理无线电通讯机。113联队军旗已交真锅大尉带在身上,在共同行动的同时,以守备队长为首的全体官兵决心奋战到最后。这说明军旗是由真锅处理是没有疑问的,但真锅具体是怎样处理,只能是猜测,会不会与这封密信有点关系呢。
        后来木下昌巳回忆:9月7日,凌晨3时,真锅邦人命令木下昌巳(在守备队本部全程参加了战斗,熟知战况,而且是当时唯一没有负伤、年轻气壮的军官,之前从横股阵地叫到音部山)准备出逃,并给了他一张纸片,说:“你把这封信带出去。”事先,真锅已挑选会说中国话且熟悉地形的两名步兵里美荣兵长和龟川肇元上等兵与木下一起出逃,给了他们一人半张纸,上面写着命令,内容为:“脱出敌围,代表拉孟守备队全体兵员,报告战斗状况,呈出将士之功绩资料,并转告遗族。”
        随木下昌巳一起出逃的日军士兵里美荣被我71军部队俘虏。我军将他带到松山,让他指认日军埋藏无线电通讯的位置,又问军旗上的菊花御纹旗冠在哪里,里美荣说自己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不愿意说,会有什么隐情吧,或许他身上还有一份机密信件,准备交146联队(因113联队已玉碎,且有14646的编号,而我情报人员译时保留了这个编号),被我情报兵获取,译成中文手写后欲交黄代司令未达也未可知。
        音部山(丑、寅、卯高地)与西山阵地(3号高地)之间是一个很宽的区域,又要考虑深埋,埋藏地点应该是音部山的战壕深处,那会不会是交通壕交叉处的某一地方。木下昌巳后来出资办了白塔小学,以赎罪和表示友好,但他始终没有说清楚旗冠下落。
        以上分析,多是牵强附会,甚至荒唐到风马牛的程度,只是凭着好奇,试图抛砖引玉,但或许能为寻找旗冠下落打开思路!


        原件可能这样的:
        托木下君送此信,形势对我大不利,当年情形已不复存在。菊花纹旗冠已经深埋,全军即将玉碎,请放心,要想找到旗冠是要付出代价的,看着支那官兵狂喜打算回家过中秋的样子,我也有些伤感。记住,那山上的一切就将付之东流,曾经修筑的工事已被毁,三年啊,三个月啊,等到战争平息,让人们都过上好的日子吧!
        烦致AAA   AK146联队46号代令  真锅君9月7日
        翻译后手抄成这样的:


        可惜这信没送到黄代司令手中,就失落民间!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金碧坊社区 滇ICP备08000875  ® jinbif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04

未经金碧坊社区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投诉|手机版| 金碧坊用户须知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站备案 诚信站点认证

GMT, 2020-7-3 23:48 , Processed in 0.042581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