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碧坊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7654321李英

纪念伟大的昆明“一二一”民主运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30 13:10 |显示全部楼层
大伯笑道:“好,哪位的画画的好?我在闲极无聊时,也喜欢乱画一阵,想找个老师呢!”“张铁嘴”接了过来:“王S’ai!”王于乾那白胖白胖的脸红到耳根,用一口玉溪腔说:“我不会,他们乱说,游行的漫画不是我画的,栽到我头上,我只会涂鸦一些风景画。‘大王’知道:我在自由社讲线条、色彩、欧(构)图都讲的风景画。”大伯笑道:“即使那些漫画是你画的,你放一百个心,我也不会给别人说,我只想找个老师。”“王S’ai”仍是红着脸:“我学生都还没当欧(够),怎么暗(敢)当老师!” “张老娘”张宝善耍开了他那娘娘腔:“我是怕就不来,来了就不怕!小鬼人小鬼大,两年多的同学,我还没见他精错了的!他来踩了点,我们相信他,就来了,也相信大伯。我就敢说:那天,用我们自由社的布标竿骇你们警察的,就是我张老娘!”一阵哄堂大笑。王大伯说了动感情的话:“感谢大家的信任,我……”“大王”她妈来叫吃饭了,还指着王局长说:“你今儿成个小孩子了!还疯,吃饭也忘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30 13:11 |显示全部楼层
大伯笑道:“好,哪位的画画的好?我在闲极无聊时,也喜欢乱画一阵,想找个老师呢!”“张铁嘴”接了过来:“王S’ai!”王于乾那白胖白胖的脸红到耳根,用一口玉溪腔说:“我不会,他们乱说,游行的漫画不是我画的,栽到我头上,我只会涂鸦一些风景画。‘大王’知道:我在自由社讲线条、色彩、欧(构)图都讲的风景画。”大伯笑道:“即使那些漫画是你画的,你放一百个心,我也不会给别人说,我只想找个老师。”“王S’ai”仍是红着脸:“我学生都还没当欧(够),怎么暗(敢)当老师!” “张老娘”张宝善耍开了他那娘娘腔:“我是怕就不来,来了就不怕!小鬼人小鬼大,两年多的同学,我还没见他精错了的!他来踩了点,我们相信他,就来了,也相信大伯。我就敢说:那天,用我们自由社的布标竿骇你们警察的,就是我张老娘!”一阵哄堂大笑。王大伯说了动感情的话:“感谢大家的信任,我……”“大王”她妈来叫吃饭了,还指着王局长说:“你今儿成个小孩子了!还疯,吃饭也忘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30 13:14 |显示全部楼层
大伯笑道:“好,哪位的画画的好?我在闲极无聊时,也喜欢乱画一阵,想找个老师呢!”“张铁嘴”接了过来:“王S’ai!”王于乾那白胖白胖的脸红到耳根,用一口玉溪腔说:“我不会,他们乱说,游行的漫画不是我画的,栽到我头上,我只会涂鸦一些风景画。‘大王’知道:我在自由社讲线条、色彩、欧(构)图都讲的风景画。”大伯笑道:“即使那些漫画是你画的,你放一百个心,我也不会给别人说,我只想找个老师。”“王S’ai”仍是红着脸:“我学生都还没当欧(够),怎么暗(敢)当老师!” “张老娘”张宝善耍开了他那娘娘腔:“我是怕就不来,来了就不怕!小鬼人小鬼大,两年多的同学,我还没见他精错了的!他来踩了点,我们相信他,就来了,也相信大伯。我就敢说:那天,用我们自由社的布标竿骇你们警察的,就是我张老娘!”一阵哄堂大笑。王大伯说了动感情的话:“感谢大家的信任,我……”“大王”她妈来叫吃饭了,还指着王局长说:“你今儿成个小孩子了!还疯,吃饭也忘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4 16:22 |显示全部楼层
进了饭堂,王局长说:“喝点酒吧,今天聚在一起,高兴!”他敬完酒,就和“张铁嘴”划起拳来:“哥俩好哪!”“宝一对哪!”“让兄占哪!”。大王的母亲:“没老没小的,什么哥俩好?真是宝一对!”张铁嘴:“伯母,这是喊拳,不是说我和伯伯是哥俩!”王局长喊:“哥俩好呀,哥俩好!”大王:“疯子!真是宝一对!”别的同学只顾狼吞虎咽地吃。直到两点多,桌上有如秋风扫落叶,吃得一干二净。局长把大家送出门。一直说:“欢迎大家常来玩,我这个家就不寂寞冷清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9 11:32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向“洋铁筒”详尽地说了情况。他把我的肩一拍,拍得我怪疼:“好!小鬼机灵!过两天我找潘大逵谈入盟,你找‘张老娘’谈,你当他的入盟介绍人,手续办完后,由你和他联系。还有‘小麻花’张铁嘴,你也找他俩谈入盟,也是你当介绍人!”过了几天,我发现潘大逵的眼睛更有神了,握着我的手说:“谢谢!”我和‘小麻花’谈了,忽然发现:她虽然很内向,一旦打开心扉,却有一颗炽热得发烫的心,而且说的头头是道,参加每一次运动,虽不张扬,却从不害怕。我这才明白:她的作文《擦皮鞋的小孩》,是用一种炽热的爱来观察,才如此动人的。一个外冷内热的女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3 14:44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学生运动沉寂的时期,我们自由社发展了五个“民青”盟员。“大王”和潘大逵由“洋铁筒”直接联系之外,“张铁嘴”、“张老娘”、“小麻花”都由我联系。有一次我去“大王”家时,在她的“闺房”里发现还有一大摞来不及收藏的“新华社电讯稿”,我提醒她注意,她笑笑,收了起来。我明白了:最‘危险’的地方,有时是最安全的,盟组织把警察局分局长的家,当作保存和传递文件的地方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22 15:32 |显示全部楼层
不久,潘大逵不见了。我问“洋铁筒”,他在我耳边说:“到‘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当连长去了,是个军事人才!”又过一久,“大王”叫我到大门外的一棵大树下,哭丧着脸,对我说她要退出“自由社”。我一下懵了:“什么?你疯了?”她看看没有人注意我们,对着我的耳朵说:“对不起,我的组织关系已转到地下昆明市委‘对敌工作部’——‘敌工部’了,领导要我停止一切公开活动,还说:别人说我落后甚至反动,我都得忍着。我给你说了,已经违纪了,但我最受不了的,是你的误解,违纪也不管了。‘自由社’,我看‘小麻花’帮你还行,给她压上担子,她就不会耍小心眼了,只是你别又恋上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28 10:57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狗咬苍蝇——瞎嚼!”她笑了起来:“我只是说说,我相信,你除了许香云那种有强光和火热的人能把你赶进太上老君的八挂炉里修炼、煎熬以外,别人,你是不会动心的。因为你还是个个刚出窝的小雀,豆疤都还没掉呢!”我也笑了起来:“放心,我会处理好的。恭贺你了!” 她打了我一拳,嗓子忽然沙哑了:“别拿我穷开心!现在心中空荡荡的,只剩下一片空白,我实在舍不得离开‘自由社’!”她站起来,眼睛呆呆地看着什么,却又好像什么也没有看见。我,仿佛也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总觉得丢失了什么,呼吸,一阵阵地抽搐着。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6 15:20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社开会,我为大王离开自由社找了理由:我们去“大王家”,引起昆明市警察局长王巍的注意,她家门口常有便衣走动,为了顾全她的家庭,她退出自由社,但是她的心还是和我们在一起的!”大家不出声,仿佛也明白她一定有些什么任务。“大王”提议:由“小麻花”代她,也通过了。“小麻花”不推辞,只说了一句话:“大家信任,我尽量做好,有缺点大家批评,我改正!”从此以后,只有“大王”说她爹她妈叫我去,我才去她家。我去时,她爹妈问我:你和别的同学为什么不常来?我说:高三了,功课忙,希望有一个满意的毕业考答卷。绘画讲座也停下来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2 10:52 |显示全部楼层
这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白无常带着一种揶揄的笑容站在我面前,用一种讽刺的口吻说:“我知道:你不承认你和‘大王’在恋爱!你现在不是那个豆疤都还没掉的小鸟了,也不是那个人称为‘白板’的小鬼,你开始发育了!你的初恋是在看得见的烈火中煅烧,这一次却是在一个看不见也没有感觉的恒温中孵化,就像母鸡抱蛋一样,只有小鸡出了壳,你们才会相信它也是爱情的另一种样式。你不明白:爱情有种种样式,只有经历了才会明白。”我问:“是这样吗?我承认我发育了,来昆明也快三年了,今年十六周岁,十七虚岁!” 白无常又在耳边絮语:“小心:红粉知己也是一种恋情,不过是还没有做夫妻罢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金碧坊社区 滇ICP备08000875  ® jinbif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04

未经金碧坊社区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投诉|手机版| 金碧坊用户须知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站备案 诚信站点认证

GMT+8, 2018-10-22 11:22 , Processed in 0.039952 second(s), 1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