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碧坊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76280|回复: 1160

纪念伟大的昆明“一二一”民主运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1 15:47 |显示全部楼层
纪念伟大的昆明“一二一”民主运动

    今天刚刚从“云南老战友联谊会”纪念伟大的昆明“一二一”民主运动聚会回来,就忙着写这个贴子,如果人们不知道这“一二一”由来,我只说两件事:1945年,国民党反动派在昆明 杀害了民主战士李公朴和闻一多,激起了全国各界人士的反对,规模空前强大的民主运动在全国展开。毛泽东对它的评语是,展开了中国人民解放的第二条战线。这是昆明人的光荣,我们不应该忘记它,并且还要继承它。我们这一代人是亲自参回了这个运动的。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的痛苦历程,今天总算有了点眉目:我们国家繁荣倡盛。
    为了纪念它,我把我在云大老战友通讯》上的一篇文章 的一段摘下来,并提供一些纪念的照片。
“一二。一”是我参与革命这艰辛马拉松长跑的起跑点,如今已接近终点,在这长跑的过程中,虽然经历了各种苦难,但最后终于认定:我不后悔来人世上走这一遭,反而觉得这一生实在太丰富了,我们的后代再也无法经历这么丰富的人生:从国民党的地狱,暂短地进过光华普照的共产党的天堂,然后又突然跌落到万劫不复的地狱,在一时烈火焚烧,一时寒透骨髓的地狱中熬煎和冻馁,受过只有地狱才有的各种肉刑,和阎王爷同衾共枕过,只因他说我阳寿未尽,又一脚把我踢回了人圜,恰好又欣逢盛世初露端倪,才得真正“解放”,享受一个平静而富于思索的晚年。在两度的大悲大喜,大起大落中,我读书涉猎百家,什么样的书都读,不崇拜,不盲从,反复思索,得到自认的大彻大悟,它引导我走进了一个既执着又解脱的天地:既有自信心又有平常心;热烈又冷静;严谨又宽容;憨厚和聪明混为一体;进得去出得来,提得起也放得下……虽然修炼的道恒还不深,但却在这茅盾辩证统一的修炼中,找到了老境真正的快乐。
DSC00527.JPG
图一和二,老同专的纪念

书馆 DSC00528.JPG
图三L下两代人的纪念
      DSC00535.JPG

DSC00536.JPG
图五,闻一多先生
DSC00533.JPG
图六:下两代纪念四烈士
DSC00529.JPG

DSC00531.JPG

DSC00530.JPG

DSC00532.JPG
图十,旧瞌睡为西南联大
DSC00534.JPG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2 坊币 +5 收起 理由
夏微凉 + 1 很给力!
hutulaoma + 1 + 5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6 09:48 |显示全部楼层
出差,今天才看到这帖子。谨向李老致以迟到的敬意!!!
李老作为“12.1”运动的亲历者,稍懂历史的人都可以知道迄今六十六年的岁月中,李老所经历的一切。一点不夸张地讲:李老应该就是一本活着的中国近现代史和当代史,早已“惯看秋月春风”。
正如陶渊明所云: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李老之淡泊、厚重,非历经漫长人生历练所不得也。这一点,对于当今许多被“戏说的历史”教育长大的年青一代实属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
李老旧事重提,用心良苦。鄙人愚见:为了快被忘却的纪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6 15:42 |显示全部楼层
(接1158楼)云大被捕的同学也集中过来,编了四个中队,我在一中队三班,因个头小,排在最后一名。中队长都是军官,班长是他们指定的。名为“夏令营”的集中营“开学”了。开学前一天,发给我们每人一套有短裤的军便服,一顶船形帽:大兵的衣服!我穿上就像一个大纸套套在田里的稻草人身上。发了一套大兵用的被子和垫褥,都在地板上铺了通铺。因为开学时有达官要人和家长代表来参观,花时间训练怎样叠被铺床:要达到大兵的要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2 12:13 |显示全部楼层
(接1156楼)那押解我们的宪兵低声说:“你们别乱吼乱叫了!每间房子都有卫兵,只有几个长官来查过你们有没有私藏武器!他们怎么会要你们的东西?他们听见了,要找你们问罪的!释放回家的学生来收行李,也是我们押着的,他们拿着行李就走,一点都不准眈搁。”我一听,心想:这宪兵的话也是一片好心,只喘着粗气:追问谁呢?本来就是一窝穿军服带枪的土匪!猛然又想到”大王”给我的五个大头,用手摸摸衬裤上缝的一个包:还在!就再也没有说话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31 15:18 |显示全部楼层
(接1152楼)我刚回到教室牢房,“洋铁桶”和几个同学围了过来,问我出了什么事。我小声讲了经过,大家禁不住蒙起嘴笑个不停,那“蒋危险”说:“我说呀,危——险,基督睁眼了,他救了犹大!God bless you! 阿门!”他在胸前画了十字。“张铁嘴”却说:“American救了你,你还敢‘反美扶日’!”“小麻花”在张铁嘴的背上打了一拳:“臭嘴!那一脚还没把你踢够!”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3 10:51 |显示全部楼层
我忽然想起了我们平时说笑的恶作剧:逗逗这坏种!我把“多谢”这句英语说得不中不英的:“Thank you very much!”他一听,拧起他的眉毛:“什么,什么?‘三颗药喂你妈吃’?”我说:“是的,Thank you very much ,多谢!”他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一挥手说:“去吧,去吧!”我忍住笑出了门,心中却想:你身上穿的是老美的卡叽布,带的枪是老美的枪,吃的是老美给的救济款。老美是你爹!你岂能不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8 12:59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十九大的报告对当前中国发展的新的理论概括》在云南艺术学院学报上有了介绍性的文章(如图) , 我所在的党支部还因此邀我去讲了一次,题目是“马克斯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讲了一个小时,讨论还很热烈。在此,特谢谢给予我连载的大编。
PhotoW1m.jpg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 坊币 +5 收起 理由
hutulaoma + 5 + 5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2 12:21 |显示全部楼层
那军官审了四个小同学,每审问一个,都指着我对他们说:“这就是不老实的下场!”第五个小同学进来了,我一看,正是那用弹弓打处长的学生。他刚进来,处长就指着我问他:“知道不知道这个人?”那小同学一看,爽快地说:“知道!他叫舒正福,高三学生,大家叫他‘小鬼’!我们初中部的人都知道,他的英语全校第一,读完了英文版的《开明英语语法》。我还跟他一起去‘三一圣堂’唱过英文圣诗,和他一起向外国小孩学英语发音。他入了基督教,受洗那天,我也在,他的教名叫约翰。”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5 15:06 |显示全部楼层
(接1123楼)被捕了,不出叛徒就是胜利!还有:前不久,潘大逵在玉溪外出侦察时,几个人一起被捕,一个战士不坚定叛变了,供出他是连长。反动派对他施各种肉刑,要他供出部队转移的地方。他说:‘我知道,就是不告诉你们,叛徒我不当,头掉也不过碗大一个疤,我当青年军时就发过誓。我劝你们:解放大军就要渡长江,给自己留条后路吧!’反动派当场就把他枪毙了!转告自由社的同学:以他为榜样,为他默哀吧!”为潘大逵默哀毕,我问他:“你为什么不早说?”他说:“是搬进南菁前几天的事,忙不过来说。现在说不是更好吗?”我们再也没有说话:已经足够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0 10:53 |显示全部楼层
(接1121楼)“洋铁桶”坐在我旁边,悄悄问我:“怕不怕?”我说,:“不怕!下地狱还觉得新鲜呢!就像吃菜,什么味道都尝尝,人生才有滋味!”他又问::“想些什么?”我说:“想的很多,什么都想!”他说:“说说看!”我沉吟了一下:“我正在编小说呢!”他说:“你的优势是个子小,没有暴露,在‘以小卖小’上下功夫,把这小说写好!”我沉默了一下又说:“我还想:张X能不能顶得住。”他说:“不必担心,他心细,想得周全。你们自由社集中了学校的各种尖子,几年来搞的不错,大家的作风也很好,别担心!有机会你给你联系的人说,要他们和不是盟员的同学做工作。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4 16:40 |显示全部楼层
过了一阵,处长刘毅又来到我们楼前,带着一个胜利的微笑:“看见了吧?你们只有投降!”张X走到窗口,声音有些沙哑地说:“我是学生会主席,我可以下来和你们谈判。”处长说了声“可以”。张X顺着他们搭的课桌“梯子”下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只见张X上来对大家说:“我们下去,他们保证不打人。至于我自己,大家不必操心,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他见大家仍旧丝纹不动,沙哑着嗓子命令:“都起来,下去!”没有一个同学站起来。他对着“洋铁桶”命令:“‘洋铁桶’,你先走!”“洋铁桶”站了起来说:“同学们站起来,跟我下去!” 大家站了起来,跟着他低头慢腾腾走下“梯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1 15:51 |显示全部楼层
纪念

使用道具 举报

金碧坊友  发表于 2011-12-1 16:50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向李老及所有革命前辈致敬!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11-12-1 19:33 |显示全部楼层
以史为鉴,珍惜现在美好时光,缅怀先烈,矢志不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1 20:32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而英勇牺牲的英烈们永垂不朽!
1951年3月21日五年前在昆明暗杀李公朴、闻一多烈士的主犯,国民党特务分子王孑民在四川成都被判处死刑。
1952年8月11日对破坏“一二,一”学生运动的主谋凶犯之一、军统特务宁伯晋在昆明被判处死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1 20:45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上小学时,几乎每年都在老师的带领下到师大扫墓,以接受教育,缅怀先烈。说实在,那时年岁小,没有深刻理解民主运动的意义,对革命先烈的壮举也无多大触动。视扫墓如同游览一般,煞是高兴。但是,随着岁月的增长和阅历的丰富,才慢慢明白了民主运动之希望所在。也渐渐从内心理解并钦佩先驱们为维护和平、争取民主,向往自由,甘愿抛头颅、洒热血的那份渴望。逝者已去,精神永存!向烈士们鞠躬致敬!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1 20:51 |显示全部楼层
和谐好还是民主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1 21:06 |显示全部楼层
民主,遥不可及。运动,仍需继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1 21:13 |显示全部楼层
不能忘却的纪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1 21:31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了   敬重历史回味历史的人   才能让人敬佩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金碧坊社区 滇ICP备08000875  ® jinbif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04

未经金碧坊社区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投诉|手机版| 金碧坊用户须知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站备案 诚信站点认证

GMT+8, 2019-2-20 15:24 , Processed in 0.051099 second(s), 24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