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碧坊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02735|回复: 1189

纪念伟大的昆明“一二一”民主运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1 15:47 |显示全部楼层
纪念伟大的昆明“一二一”民主运动

    今天刚刚从“云南老战友联谊会”纪念伟大的昆明“一二一”民主运动聚会回来,就忙着写这个贴子,如果人们不知道这“一二一”由来,我只说两件事:1945年,国民党反动派在昆明 杀害了民主战士李公朴和闻一多,激起了全国各界人士的反对,规模空前强大的民主运动在全国展开。毛泽东对它的评语是,展开了中国人民解放的第二条战线。这是昆明人的光荣,我们不应该忘记它,并且还要继承它。我们这一代人是亲自参回了这个运动的。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的痛苦历程,今天总算有了点眉目:我们国家繁荣倡盛。
    为了纪念它,我把我在云大老战友通讯》上的一篇文章 的一段摘下来,并提供一些纪念的照片。
“一二。一”是我参与革命这艰辛马拉松长跑的起跑点,如今已接近终点,在这长跑的过程中,虽然经历了各种苦难,但最后终于认定:我不后悔来人世上走这一遭,反而觉得这一生实在太丰富了,我们的后代再也无法经历这么丰富的人生:从国民党的地狱,暂短地进过光华普照的共产党的天堂,然后又突然跌落到万劫不复的地狱,在一时烈火焚烧,一时寒透骨髓的地狱中熬煎和冻馁,受过只有地狱才有的各种肉刑,和阎王爷同衾共枕过,只因他说我阳寿未尽,又一脚把我踢回了人圜,恰好又欣逢盛世初露端倪,才得真正“解放”,享受一个平静而富于思索的晚年。在两度的大悲大喜,大起大落中,我读书涉猎百家,什么样的书都读,不崇拜,不盲从,反复思索,得到自认的大彻大悟,它引导我走进了一个既执着又解脱的天地:既有自信心又有平常心;热烈又冷静;严谨又宽容;憨厚和聪明混为一体;进得去出得来,提得起也放得下……虽然修炼的道恒还不深,但却在这茅盾辩证统一的修炼中,找到了老境真正的快乐。
DSC00527.JPG
图一和二,老同专的纪念

书馆 DSC00528.JPG
图三L下两代人的纪念
      DSC00535.JPG

DSC00536.JPG
图五,闻一多先生
DSC00533.JPG
图六:下两代纪念四烈士
DSC00529.JPG

DSC00531.JPG

DSC00530.JPG

DSC00532.JPG
图十,旧瞌睡为西南联大
DSC00534.JPG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2 坊币 +5 收起 理由
夏微凉 + 1 很给力!
hutulaoma + 1 + 5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6 09:48 |显示全部楼层
出差,今天才看到这帖子。谨向李老致以迟到的敬意!!!
李老作为“12.1”运动的亲历者,稍懂历史的人都可以知道迄今六十六年的岁月中,李老所经历的一切。一点不夸张地讲:李老应该就是一本活着的中国近现代史和当代史,早已“惯看秋月春风”。
正如陶渊明所云: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李老之淡泊、厚重,非历经漫长人生历练所不得也。这一点,对于当今许多被“戏说的历史”教育长大的年青一代实属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
李老旧事重提,用心良苦。鄙人愚见:为了快被忘却的纪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14 15:29 |显示全部楼层
(接1187楼)第三天上早操时,一班王班长忽然立正敬了一个军礼:“报告中队长,班长有事要报告!”中队长拧起眉毛道:“什么事?”班长说:“前几天中央日报有一篇说是我写的文章,还说是从壁报上摘下来的……”中队长立刻打断了他的话:“你怎么知道的?”班长道:“是我表叔前天来探望时给我看的,我向中队长报告,那不是我写的,我的壁报稿我还留有底子。”中队长一下变了脸:“你是不是不愿悔过?”班长立正敬礼道:“我说的不是悔过的问题,是这篇文章的真假问题,我只向中队长说明,那不是我写的!我表叔已经去中央日报请求更正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6 13:18 |显示全部楼层
(接1185楼)第四版登了一篇注明“夏令营一中队一班王某某”的一篇文章,还说摘自一中队壁报。我一看:是“悔过书”的性质!“洋铁桶”一把拉我坐下来悄声说:“冷静!”我冷静下来说:“这王某某是大学生,他的壁报稿不是这样的,我抄的稿子,壁报就在旁边,等一下你可以看!这些人真卑劣,竟敢假造!这该怎么办呢!”他笑了一笑说:“我们估计也是假造的,明后天你就知道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9 16:11 |显示全部楼层
(1178楼)写日记也照此办理:只写上操,听课,吃饭,睡觉,不接触政治、社会和思想,也不能提到别的人,否则,就会扯出一串串的问题来。还有,尽量回避和他们见面和说话,真是他们找上来了,不卑不亢、自然坦然,说话小心谨慎,滴水不漏。开“座谈会”要千方百计逃避发言,他们点了名,可以用“小便急了”“我感冒,嗓子哑了”之类的方法逃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29 10:51 |显示全部楼层
(接1172楼)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的早操:跑步跑得人气浑力绝,有几个低年级的同学半途坐在地上不动了,满脸苍白。中队长几次催她们起来“跟上”,他们上气不接下气,那里说得出话来。中队长拉他们:“这是帮助你们锻炼身体!”不论这些军官怎么说,他们只躺在草皮上不起来。刘善述站得远远的,背着手,板着一张方脸,左边的嘴角上有一条冷酷的线条。那些中队长见刘善述给他们挥挥手,他们放下在地下的同学,又带队伍往前跑。时间到了!我们坐下来就不想起来,但还是去吃那一碗稀饭,一个馒头的早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9 15:39 |显示全部楼层
(接1168楼)抛却嬉皮调笑,丢弃热闹喧嚣!圆睁双眼看奸险,常闭唇吻心烛照!
君不见:两副面孔灾祸少?观音三十三身随缘化,悟空七十二变逃掉了!
少一分锋芒,多几分藏巧,去祸得福人皆晓;
增一份深沉,减三分喊叫,埋头行事口碑好!
咄!入地狱,烈火烧,刀山滚,炼就坚韧英年早!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1 11:13 |显示全部楼层
(接1166楼)晚上,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月光顺窗口倾泻下来,树影在我们地铺的被子上轻轻摇晃,树叶的影子不停地颤抖着……这摇晃和颤动在月光下自由组合、幻化为各式各样的面孔:一个前脸是笑容,后面的面孔却是愤怒的两面神;又有一个在佛教寺庙里见过的三面观音;不久,又显现时而微笑、时而严肃、时而嘲讽、时而悲愁的白无常,他那不断嗡动的嘴唇,流淌出仿佛是从远方发出来的声音: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5 16:22 |显示全部楼层
(接1164楼)“洋铁桶”接着说,他的一个有势力的亲戚已经为他办好“保外就医”的手续,下午就要走了。他出去先找到上级,再设法和我联系。他又告诉我一中队另外三个同学的“民青”组织关系和联系“口令”,最后沉重地说:“一句话:要保持气节,又要巧于应对,不暴露自己。把这担子挑起来!”我自信地说:“好!我们会做好的!”后来我才知道:这时,“洋铁桶”已经是云大附中地下党和“民青”的总支书记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3 16:08 |显示全部楼层
(接1160楼)开学典礼时,宣布了警备司令部处长刘善述任教务长。教务长刘善述露出一脸的假笑,宣读了卢汉主席七月十五日向社会的告示:解散停办云大附中和其他几所中学。他提高嗓子:“卢主席训示:这些学校已经成了共匪对云南青年的训练基地。” 卢汉抄了我们的后路,我们没有母校了!教务长不紧不慢地说下去,说蒋委员长和政府当局如何“爱民如子”“关爱青年”,才办这个“夏令营”,要大家好好学习。最后,宣布学习要求:听完讲课之后,要写学习心得;写日记,诚实写下自己的想法;还要填写一些表格;每个中队要办一份壁报,一个星期出一期,每人至少要写一篇文章:“同学们可以自由发挥,什么都可以写!”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6 15:42 |显示全部楼层
(接1158楼)云大被捕的同学也集中过来,编了四个中队,我在一中队三班,因个头小,排在最后一名。中队长都是军官,班长是他们指定的。名为“夏令营”的集中营“开学”了。开学前一天,发给我们每人一套有短裤的军便服,一顶船形帽:大兵的衣服!我穿上就像一个大纸套套在田里的稻草人身上。发了一套大兵用的被子和垫褥,都在地板上铺了通铺。因为开学时有达官要人和家长代表来参观,花时间训练怎样叠被铺床:要达到大兵的要求。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2 12:13 |显示全部楼层
(接1156楼)那押解我们的宪兵低声说:“你们别乱吼乱叫了!每间房子都有卫兵,只有几个长官来查过你们有没有私藏武器!他们怎么会要你们的东西?他们听见了,要找你们问罪的!释放回家的学生来收行李,也是我们押着的,他们拿着行李就走,一点都不准眈搁。”我一听,心想:这宪兵的话也是一片好心,只喘着粗气:追问谁呢?本来就是一窝穿军服带枪的土匪!猛然又想到”大王”给我的五个大头,用手摸摸衬裤上缝的一个包:还在!就再也没有说话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1 15:51 |显示全部楼层
纪念

使用道具 举报

金碧坊友  发表于 2011-12-1 16:50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向李老及所有革命前辈致敬!

使用道具

发表于 2011-12-1 19:33 |显示全部楼层
以史为鉴,珍惜现在美好时光,缅怀先烈,矢志不移!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1 20:32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而英勇牺牲的英烈们永垂不朽!
1951年3月21日五年前在昆明暗杀李公朴、闻一多烈士的主犯,国民党特务分子王孑民在四川成都被判处死刑。
1952年8月11日对破坏“一二,一”学生运动的主谋凶犯之一、军统特务宁伯晋在昆明被判处死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1 20:45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上小学时,几乎每年都在老师的带领下到师大扫墓,以接受教育,缅怀先烈。说实在,那时年岁小,没有深刻理解民主运动的意义,对革命先烈的壮举也无多大触动。视扫墓如同游览一般,煞是高兴。但是,随着岁月的增长和阅历的丰富,才慢慢明白了民主运动之希望所在。也渐渐从内心理解并钦佩先驱们为维护和平、争取民主,向往自由,甘愿抛头颅、洒热血的那份渴望。逝者已去,精神永存!向烈士们鞠躬致敬!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1 20:51 |显示全部楼层
和谐好还是民主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1 21:06 |显示全部楼层
民主,遥不可及。运动,仍需继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1 21:13 |显示全部楼层
不能忘却的纪念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1 21:31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了   敬重历史回味历史的人   才能让人敬佩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金碧坊社区 滇ICP备08000875  ® jinbif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04

未经金碧坊社区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投诉|手机版| 金碧坊用户须知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站备案 诚信站点认证

GMT+8, 2019-6-17 18:58 , Processed in 0.056520 second(s), 24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