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碧坊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359|回复: 0

[百姓维权] 吉首泸溪县华强公司请求保留院企合作的“中试基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4 20:49 |显示全部楼层
吉首泸溪县华强公司请求保留院企合作的“中试基地”
  背景提示:2018年3月27日,生态环境部等七部门在北京联合召开“绿盾2018”自然保护区监督检查专项行动(以下简称“绿盾2018”专项行动)部署视频会。8月21日,由生态环境部、自然资源部、水利部、农业农村部和中国科学院等5部门联合组成的3个巡查组分赴天津、甘肃和广东,标志着“绿盾2018”自然保护区监督检查专项行动巡查工作正式拉开帷幕。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一方面强调将“绿盾行动”坚持到底,一方面强调环保管控不能“一刀切”,从而让各级政府在落实“绿盾行动”中既有目标又有“边际”,避免了随意性和盲目性。
  泸溪县委县政府:
  连日来,我们泸溪县华强矿产品科技有限公司的投资人心急如焚、四处奔走呼号,为的是让我们扔进了巨额血汗资金建立的“中试基地”在“绿盾行为”中得以保留。我们感到通过我们向政府领导汇报、和政府领导沟通,越来越多的政府领导以换位意识理解我们投资人办企业的艰辛,情况正在向着务实、求真、理性和既将“绿盾行为”进行到底的决心,又坚持做到环保督查不搞“一刀切”的方向发展。为了让更多的政府领导和广大公众全面了解、认识我们这个“中试基地”,我们藉此一笺,用不加修饰的叙述方式,将我们投资的“中试基地”的由来、发展历程、涉法问题以及该保留的理由“晾晒”出来——
  一、“中试基地”系与高等院校联姻的产物
  “中试基地”的“母体”,是2017年10月18日正式注册成立的泸溪县华强矿产品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强公司)。华强公司的前身是泸溪县宏达矿产品加工厂(以下简称宏达厂),创立于2006年。“中试基地”用地系从符金首处租用。由于宏达厂曾和吉首大学化学化工学院签订了“中试研究合作协议”,基地是按中试科研要求建设的,并按照科研要求不断进行改造和改进。至2017年,先后投资达2500余万元,基本达到中试要求。为确保中试研发的顺利进行,公司于2017年耗资50万元到湖南省环保厅下属的环评机构办理环评手续,但在申请办理环境审批手续的过程中,被告知“中试基地”位于泸溪县天桥山自然保护区实验区内,由此不能办理环评手续。而此时,“中试基地”已经完成。在此以前,华强公司及其合作单位吉首大学均未接到任何单位、任何个人的任何书面通知或口头通知。2018年11月14日,泸溪县天桥山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对公司下达了《关于加快“绿盾2018”环保突出问题办理的函》中指出:“现责令在10日内自行拆除厂矿设备和设施”。此时,基地设备设施建设业已全部完成。
  二、对自然保护区条例第26和32条的完整理解
  泸溪县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在2018年11月14日和2019年2月20日的两次函告中,认定华强公司在保护区实验区内兴建矿产品加工厂进行石煤提取五氧化二钒生产活动,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第26条和第32条之规定,责令我公司自行拆除基地设备设施。我们认为,如果准确完整地理解这两条规定,我公司不但没有违反,反而有利于我公司获得保护。且看:
  第26条:“禁止在自然保护区内进行砍伐、放牧、狩猎、捕捞、采药、开垦、烧荒、开矿、采石、挖沙等活动,但是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
  华强公司和吉首大学化学化工学院中试研发所需原材料全部从外地购进,在中试研发地不需要也不存在上述任何一种活动和行为。因此,我公司合不上这一条。
  第32条:“在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和缓冲区内,不得建设任何生产设施。在自然保护区的实验区内,不得建设污染环境、破坏资源或者景观的生产设施;建设其他项目,其污染物排放不得超过国家和地方的污染排放物标准。在自然保护区内的实验区内已经建成的设施,其污染物排放超过国家和地方规定的排放标准的,应当限期治理;造成损失的,必须采取补救措施”。“在自然保护区内的围保护地带建设的项目,不得损害自然保护区内的环境质量;已经造成损害的,应当限期治理”。“限期治理决定由法律、法规规定的机关作出,被限期治理的企业事业单位必须按期完成治理任务”。
  首先要陈述的是,我公司的“中试基地”在天桥山被列入省级自然保护区之前就已建成,前者比后者“年长”,在时序和信息源上完全处于被动地位,即“中试基地”创立时,创立者和接盘者丝毫不知道此处日后会被纳入省级自然保护区内。至于中试排放物,经主管部门提样送省环保部门检测达标。事实上,在十多年的中试运行中,我公司一直且今后也将一如既往地主动接受监管部门的严格监管,并根据监管部门提出的治理整改意见及时整治落实到位。
  三、请求政府给基地一条出路给公司一条活路
  “中试基地”从其诞生之日起一路走来,虽然其间有过坎坷和曲折,但它沐雨披风地沿着自己的科研之路走到了2018年。“中试基地”既然存在了这么多年,就说明有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诚如黑格尔说的:存在即合理。基地的“刹车”,来得太过突然。毕竟天桥山在过去十余年里都只是一座普通平凡的山,基地和天桥山“结缘”,二者和谐相处。天桥山升级为自然保护区,可谓善莫大焉,我们为天桥山获得“保护”而祝福,但在天桥山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眼里,我们的“中试基地”成了保护区的“天敌”,为此限我们10日内自行拆除。这一纸“限期自拆令”,让我们措手不及。须知,我们先后为“中试基地”投下了2500万元巨资,乃至投资人的身家性命都“扔”进了基地,“限期自拆令”下达后,我们面临着骑虎难下、进退两难的境地:拆除吧,我们血本无归,生活无着;继续运行吧,“限期自拆令”之下我行我素显然属于抗法行为,我们将输得更惨!基于以上因素,我公司特向泸溪县委县政府紧急报告我们面临的困境和危局,恳请县委杜晓勇书记、县政府向恒林县长急民之所急、忧民之所忧,督促相关部门重视我们的诉求,尽快协调相关部门妥善处理,拿出一个合情合理、让人信服的体现政府的责任担当和公平公正原则的方案,给“中试基地”一条出路、给公司投资人和员工一条活路!
  我们殷切期待着杜书记和向县长的正义发力、伫立等候着杜书记和向县长的温馨佳音!
  泸溪县华强矿产品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请杜书记和向县长关注华强公司投资人的窘境和诉求
  华强公司的投资人是看到我发在网上的反腐维权博文后和我取得联系的。
  2月23日11点40分左右,投资人驾车到怀化高铁站接我。有意思的是,虽然凝结着投资人2500万元血汗钱的“中试基地”遭遇了政府部门的“限期自拆令”,但投资人一路上对泸溪县的领导班子赞不绝口,“不说别的,就说你罗老师现在看到的公路,邻县和我们对比反差是多么鲜明”!“不只是国道,省道和县道也都是一样的对比鲜明,这说明我们泸溪县的领导在为老百姓做实事”!经投资人这么一提醒,我开始注意观察我乘坐的“坐骑”轮子下的路面——果然如投资人所说“对比鲜明”:当行驶在和泸溪相邻的某县国道上时,因路面坑坑洼洼、千疮百孔,车子为避路坑不时地跳起“摇摆舞”,车子忽左忽右,好不惊心!行驶到一个路段时,对方的车子行驶在我方的道上,当时正在打盹的我一睁眼见对方的车子迎面驶来,将我吓得惊叫一声,“罗老师放心,保准不会撞车,我技术娴熟会及时避让的”!驾驶员半开玩笑半严肃地说。当车子过了三角坪之后便进入了泸溪境内,但见路面平坦洁净,虽然蜿蜒弯曲,但车行顺畅、轻快如风。此时,我产生了一些联想,也有了和泸溪县委杜晓勇书记、向恒林县长就华强公司投资人希望保住其名下的“中试基地”之事宜形成“隔空”良性互动,并最终保住“中试基地”的信心!
  县域境内的公路和“中试基地”的命运,乍看起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码事,但实际上两者有着某种内在联系。公路是典型的“面子”工程(注:有两种“面子”工程:一种是好看不中用的“面子”工程,一种是好看又中用、便民又利民的“面子”工程,全民享用的公路属于前者),对外地人来说,一个地方的公路是镶嵌在大地上的“窗口”,透过这个“窗口”,可以看出这个地方主政者的执政能力和精神风貌,有学者说,一个执政主官假如连“面子”都不要,还会在乎“里子”吗?何谓“里子”?“里子”就是不太引人注意的政绩,有人称之为“隐形政绩”,比如解决老百姓的诉求,就属于“里子”工程。尽管重视“面子”工程并不等于重视“里子”工程,但一般地说,重视便民利民的“面子”工程,也就会重视为民排忧解难的“里子”工程。其中的推动力是共同的东西——民生意识和责任意识。用事理逻辑来判断,我对泸溪县的杜书记和向县长会妥善解决华强公司投资人的诉求充满了信心。
  华强公司要在“绿盾行动”中保住其名下的“中试基地”,不能说理由十分充足。换句话说,不能说政府限期自拆没有一点道理,毕竟华强公司没有办理环评手续。华强公司可以争取政府谅解和“盾”下留情的理由,是其名下“中试基地”建立的时间遥遥在“保护区”之先,且政府部门在申办天桥山省级自然保护区的过程中没有书面或口头告知华强公司。此外,华强公司还能为“中试基地”争取留下的理由是:该基地不是一个以追逐利润的生产经营企业,而只是一个以获取科研实验成果为目标的科研实验企业,这个性质决定了它不可能无限期地生产加工、不可能产生需要治理的污染、不可能损害生态环境,也决定了它不应该成为环保控制“一刀切”的牺牲品。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第26条和32条的规定,该“中试基地”并不属于拆除的范围,只需在运行过程中接受监管部门的严格监理即可。凡此种种,本博主相信开明而理性的杜书记和向县长,会以换位意识认同华强公司的这些理由;能知晓办企业缀满艰辛与不易;能体验投资人的巨额血汗投资一旦在强拆中付水东流将会换来的撕心裂肺、哀哀欲绝之痛......
  中央领导强调指出: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就是支持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那些为了所谓“个人安全”、不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行为,在政治取向上存在很大问题,必须坚决予以纠正。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在谈到环保管控不能“一刀切”时,特别强调“绝不允许这么干,绝不允许这样的乱作为来损害影响中央环保督察的大局”!杜绝环保管控“一刀切”,其中不但体现了矛盾特殊性的哲学原理;不但蕴含着“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工作方法,而且蕴含着思维方式的理性化;蕴含着领导者的执政艺术、责任担当和公正意识。如果我没有看走眼的话,我相信杜书记、向县长是公平正义的守护者和推进者。公平正义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终极价值,也是党和政府的执政追求。但愿杜书记、向县长以恫瘝在抱的民本情怀,凭借两位主政者的正义感和责任担当,尽快督促相关部门收回“限拆令”,让华强公司的投资人和员工实实在在地感受到社会的公平正义,从内心上认可泸溪县在打造公平正义的法治环境,并让华强公司的投资人和员工用口碑向社会传递泸溪的诚信形象、公正形象和法治形象;传递二位主政者的换位意识、责任担当和德政业绩!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1423243018@qq.com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金碧坊社区 滇ICP备08000875  ® jinbif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04

未经金碧坊社区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投诉|手机版| 金碧坊用户须知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站备案 诚信站点认证

GMT+8, 2019-5-19 14:39 , Processed in 0.034022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