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碧坊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316|回复: 0

【原创】寻觅祖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9 13: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桥 于 2019-2-19 13:55 编辑

寻觅祖籍


  作为坝区彝族,巍山仅有两个古村落。一个是占马村,一个是二海村。我的老家就是二海村。
  少年时代,曾遭受附近宗旗厂人的欺负,他们口口声声骂道“打死杨罗罗”、“打死杨罗罗”,记不清为此打过多少年、多少次土石战。那时,两个村落之间生长许多荆棘,孩子在傍晚到来,就聚集在荆棘两侧,手里抡起土块或石头,投向对方的阵地。不管打中与否,就是想出口憋在心里的恶气,让对方知道我们是不可以随意践踏的人群。可无论我们怎样努力,还是没有甩掉“杨罗罗”的包袱。心中也产生过各种迷惑,为什么其他人,如宗旗厂人没有人骂成“宗罗罗”、陈德厂人为“熊罗罗”、张洪厂人为“李罗罗”,偏偏喊我们“杨罗罗”呢?
  兴许是因为村中延续的习俗,他们不曾有过,只有彝族人拥有的缘故吧。
  记忆中,老年妇女多头裹黑布包头。其梳理方式为,先把洗涤干净且晒干的长发编成辫子,缠绕头部,发梢与黑布一端用棉绳扎紧,然后一层紧贴一层地把数尺长的黑布裹在头上,形成保暖避尘且庄重典雅的包头。
上身穿镶边或绣花的大襟右衽上衣,其内襟较小,多用白丝绵缝合,柔软地紧贴内胸;外襟(大襟)深色厚实,包裹身体,领口绣有小花。腰部系围裙,将腹部及臀部裹紧,起到做事便捷的功效。她们戴耳环,耳垂多变形。脚穿自己所做的圆口的灯草绒的绣有鲜艳飞鸟花草鞋帮的鞋子,似乎抬脚的瞬间,心里就洋溢一股超越他人的自豪感。这些妇女中有上院子的二妈(杨凯的奶)、三妈(阿祥的妈)、四妈(小二的奶),下院子的二奶(顺泽的奶)、外院子的大妈(柳佩的妈)、三嫂(阿金的妈)。而中年妇女若处于哺育期,则用长方形的外侧绣有波形环绕的中心有醒目牡丹花或福字的裹被背上自己的骨肉,专注地在室内室外忙碌。
  男人
穿褶宽脚长裤,俗称大档裤。大冬天的时候,他们坐在石板上聊天,必须有意识地把裤筒紧一紧,折叠起来夹在大腿与小腿的缝隙间或压在石板与小腿下,否则耐不住风寒的侵袭或干扰。村里只有几个男人有能力穿上羊皮褂,一个是下院子的大爹(永达的爹)。一个是上院子的大哥(杨仲的爹),仅有外院子的二哥(家用的爷)穿上麂皮褂,其他男人都穿单薄的中部开襟的深色上衣。这些人喜欢抽自己种植、晾晒、干燥后橘红色的旱烟,休息时,随意取出一缕油腻腻的带有几分韧性的裹卷成长条的烟片,用指甲分开成若干段,去除过硬的叶柄,将相对破碎的置于弹性较好的烟片上,熟练地在腿上轻轻翻卷,一根旱烟就成型了,插入紫竹杆的烟锅后点燃,吧嗒、吧嗒地抽起来。那口中喷出的烟雾让周围的人受不了,只好干咳几声远远地躲开。
  下院子的大爹,会唱牛歌。每到插秧季节,泥水溢满松软的土层,不论是犁田还是耙地,大爹所赶的两头大水牛,都会因他所唱的牛歌而失去平时的犟劲,温顺地随着他高一声、低一声、长一声、短一声的唱腔,在泥水田间来回行进,不会发生重叠或漏耕漏耙的现象。他的牛歌也引来周围插秧妇女的愉悦,本来枯燥的始终弯腰后移的举动,早已让她们心力交瘁,但听到大爹的牛歌传来,个个立起耳朵听。插秧快的妇女,干脆直起腰身,笑脸甜美,几句挑逗声,又催促大爹多唱几曲优美的小调,让劳作中的每个人多多享受。上院子的大哥(小二的爹)会吹叶子,小时候最喜欢跟在他身边。他个高清瘦,随手采摘路边树上的一片绿叶,放置下唇上,两指轻压叶子两端,稍稍运气,就能吹出悦耳的曲子。醉心的小调中,可以是传统的京戏、越戏的名曲,也可以是自创的抒发自我心境的叶子歌。
  可惜这些人都已千古,只有依稀的音容笑貌铭记于心中。

  我们村过“二月八”,那是全村人的祭祖节日。这天早上,村里的老人在庙里早早地忙碌起来,有的烧纸焚香,有的跪拜吟诵经文。有的吹笛子、打鼓、拉二胡,有的敲木鱼、撞罄、摇手铃。各种音符起落中,完成一曲曲古乐洞经的拜唱。当室内佛堂上的颂经结束,这些穿着黄色锦袍的长者,变魔术般反穿衣袍,再次出现在小庙的天井内时,确是玄色衣冠,令人严肃神奇。此刻,五彩锦旗飘荡,金色佛章垂帘,香烟四周缭绕。一次次的鸣炮,一次次的礼拜,一次次的经师跳神。这些经师,伴着起伏的锣鼓声,一手斜插二指挡道,一手紧握长剑,四处挥舞。口里说着谁也听不清楚的咒语,驱魔避邪,祈神保佑。其舞步轻快,一会儿串向高筑的平台,一会儿落足平地,一会儿奔向指定的方位。似乎有飞檐走壁之功夫,又有通天庭入地狱的法宝。
  胆小的孩子,惊恐地躲在母亲的怀里,悄悄地把头露出来,扑闪着双眼,看着他们大发神威,自然也失去了乱跑撒野的行踪。最多只能在母亲的庇护下,牵着小手,跺着碎步,低着头颅,不敢出声,胆战心惊地到佛像前,虔诚地跪拜,然后飞速脱离祭祀的小庙。
  习俗中,这一天早饭是素食,下午才开荤。既然是开荤,村里就要杀肥猪。且把大部分的猪肉,按照村里固有的户数,分割成一个个小肉山,排放在干净的草席上。每家每户的主事男女,手里端着铁盆或提着竹篮,依次听从村长的安排,取到一堆猪肉,客气答谢中开开心心地拿回家作为来日家里最富足的营养品。留下来的猪肉做成“老八碗”,且猪血也蒸煮成血米饭。看着殷红殷红的米饭,心里感觉十分的奇怪。但因为香润可口,加上老人祭祀后放置桌上的老八碗,给人强烈的取食欲望,也就不去思考什么,大口地吃起来。同时来回地好奇地观看左右身边的桌前,那些大人相互敬酒的豪迈举动。
  那天的活动很特殊,成年人会把连通外围的土路或石子路,在前往村口的地方,用荆棘栅起来。仿佛是一种忌讳的象征,告诉外村人不能前往我们的村内借道赶路,也不允许外村人到村里走访亲戚朋友。那时,自己来回上学要经过堵在路上的荆棘,这些荆棘很长时间后才慢慢被人不知、鬼不觉的人偷偷取回家里做煮饭炒菜的柴火。但地上留下的锋利的残刺,没有人清扫,经过时很小心的避开,以防刺伤了脚底发炎化脓,遭罪不轻。
  还有“火把节”,周围村落的傍晚,不见火把燃烧。可我们村里,由该年成婚的家庭牵头,举办隆重的全村人的聚集活动。这天中午就开始各类事宜,有的人上山砍伐大松树,修枝落叶后,几十个人轮换着扛回松木到指定地点,把上一年风干了的火把主干,劈成长短适中的柴火,再用铁丝固定在新砍伐回来的火把主干上,添加上升斗、彩旗、藤条、钻天鼠、地老鼠、水果等,午饭前立起火把。大部分人忙碌着
猪(再次分肉于每个家庭)鸡,剪切蔬菜,煮饭烧火。随着时间推移,经长辈祭祀,男女老少围桌聚餐。来不及收洗,大家纷纷涌向庙后的立起的火把前,等待火把燃烧的盛况。火把在老人茶饭、香茗、纸钱、焚香、跪拜祷告一系列仪式后,燃放鞭炮,同时点燃火把。
  熊熊的火把燃烧着,孩子就去火光飘落的地方抢熟透的炽热的水果。这是少有的礼数之外的惊呼与狂喜。见到火光更高的天空,七彩的电光闪烁的烟花绽放,大人们双手作揖祈祷风调雨顺,孩子们惊叹的目光中手里举着小火把互散砰砰作响的香面,惹得大家喜笑颜开,蹦跳躲避。而胆子大的男人,拿着早早准备好的小火把,到田间地头来回走动;扬起火把,撒上香面,将周围的害虫进行一次人为的烧杀。
  全村的大型活动,都在庙里。如今已经扩建,一侧有运动场所和客房,但小庙没有改变,还是记事时的模样。小巧端庄,古色典雅。很多人交流中只是简单地说“庙前”、“庙后”、“庙里”,却忘记了“土主庙”的全称。这个称谓,不是现在臆造所为,也不等同“寺”的含义。虽然小庙曾在四十年前发生过一次火灾,烧尽一切供奉的神灵塑像,也烧毁了一切关于村史典章的书画。但后来重建的小庙,几乎保持往日的记忆,在人们心中一样神圣不可侵犯。只有敬重的意念,膜拜的虔诚。而居于中心的佛祖,与旧时所建的巍宝山土主庙内佛祖雷同。它是前后家族的变迁及弘扬彝家的祖训的现世模板。每年各个家庭组织的大小事,老人们首先要去祭祀土主庙的祭祖,回家后才到楼上祭祀先逝的长辈。而跟随祭祀的儿孙,始终模仿老人跪拜在地上或楼板的圆坨上。
  前几年到南诏后裔的居住地啄木郎观光,机遇巧合地发现此村落不远处,有一个叫杨家村坐落在小山坡上。通过实地查访,老人告诉我,他们的前辈中,有后生离开山中,到坝子内成家立业。我感到惊讶,但不动声色地继续盘问。进一步到村内的小庙内暗查,几经周折,基本知晓他们惯用的姓氏中辈分用字。估计是天赐玄机,忽然在数代前的字义中找到了相似的用字,那不正是与现在自己村谱里的用字吻合吗?冥冥中告诉自己一个秘密,我找到了祖先的落足点。杨家村所滞留的人,他们的先辈不正是南诏王室被段氏家族毁灭前后悄悄逃离大山深处,追兵无法查找的彝族人吗?为了生存,改名移姓构成了啄木郎人、杨家村人、凹家村人、查家村人。
  哎,多么庄严伟岸的先辈,沦落为死里逃生的可怜后人。是时代的产物,也是坚韧的残存。那天,山中的每一个人,遇上时倍感无比的亲切,交流时倍感心音的颤抖。每一寸土地,踩踏时都十分的柔软温润,触及时都十分的扑鼻温馨。别离时,我心中有点依依不舍,又道不出前所未有的酸涩。祖先呀,您还记得我吗,一个出世就遭受欺凌的彝族晚生,一个被遗弃的南诏王室的儿女?
  但不会放弃矢志不渝的初心。我们虽然被遗忘了,被遗弃了,也无法认祖归宗,无所谓了。而若干年的思索,也慢慢有了新的觉醒。我的村名为何不叫陈德厂、张红厂、下半厂、宗旗厂,也不叫一海村、三海村、四海村,而是二海村。二海者,洱海也!是杨家村的后生,不忘祖先曾经在洱海边创造的西南边陲的丰功伟绩,驰骋边陲的强劲力量。洱海是发展的根基,是灭亡的故里。即使留下极少生存的后辈,也一样会把思念寄托于无人多思的村名的谐音里。
  思前想后,沉默是一种积蓄,千年多时光的沉默,即便被彻底遗忘,但祭祀祖先的“二月八”活动,依然在土主庙里年年升起浓浓香火,为前世今生的南诏人而自豪,为古往今来的
二海村奉送一份衷心的祝福!

薄雾.jpg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金碧坊社区 滇ICP备08000875  ® jinbif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04

未经金碧坊社区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投诉|手机版| 金碧坊用户须知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站备案 诚信站点认证

GMT+8, 2019-5-19 15:32 , Processed in 0.035581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