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碧坊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21|回复: 0

石小年的爱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5 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石小年后来说,那天他们都迟到了,盯着安隅眼睛那一刻她会在心里暗暗编排,如果这就是一场盛大的迟到多好,他们只是在彼此生命里晚一刻出现而已。

——何鱼 2016412
下午两点半,石小年以为迟到了,没想到还是她坐在咖啡吧里等他。
等的人,该怎么介绍呢,准确的说,叫相亲对象。这是石小年第八次相亲,她比较愿意定义为要认识一个新朋友。
二八芳龄在她身上不是十六岁,而是真的已经二十八岁了,这数字在安宁这样的小城里,已是一个巨大的压力,足以招惹七大姑八大姨的七嘴八舌。和所有同龄女单身一样,她的身后也永远有一对热衷于相亲活动而孜孜不倦的父母。偏偏她最厌恶的就是相亲,在她的预算里,她的真命天子,应该是某天她下楼买牛奶的时候,在楼梯口或者超市门口不小心碰上的。而不是中间隔着三四个介绍人,生拉硬扯上的。
见安隅之前他们在微信里聊过,初步判断安隅就是一个和自己气场不投的人。安隅在市政府里工作,每天只用重复发文件这个动作,他工作里最大的波澜就是换领导的时候,被领导折腾上一段时间。他和政府里其他人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不是体制内人员,是合同工。有一次安隅主动告诉石小年,说这样的生活太乏味没有挑战。石小年眼睛里冒出一丝火花,也算是碰上一个对生活有追求的人,她试探性的问他,你有没有想过改变?安隅的回答让石小年哭笑不得,他说,想过,考公务员。
石小年和安隅约在两点见面,谁都没有准时。
手机里每个app的小红点都被石小年按没了,安隅还是没有来,咖啡馆里来来回回的人好像都知道,一个年华正好的姑娘,在等她的相亲对象。再也没有比这个更令人窒息的事情,曾经铺开了时光去等待理想爱情的人,终于沦为一个货品,要在一个手足无措的下午等待交易。
“你是,石小年吗?”声音出现在左前方,安隅出现在石小年面前的时候,石小年正眉头微皱不耐烦的翻弄着手机。她赶紧整理表情,抬头迎接安隅。和照片上不太一样,没那么成熟,也没那么僵硬。安隅身后跟着进来一位男士,他介绍说,这是他的朋友小黑。介绍完,安隅就去买咖啡了。
所以开始和石小年聊天的人不是安隅,而是安隅带来的朋友。石小年怎么也没有想到,本来就令人尴尬的场面,居然还有一位见证人。相亲带着朋友来,这通常是女人会干的事,放在男人身上,石小年可以解读出一百种意思,对方很怯懦,对方没诚意,或者对方想让朋友帮自己参考对象之类的。
总之这一刻有一股委屈从石小年的身体冲到了天花板上,传统意义上来讲,石小年才是弱势群体,却偏偏要独自应对两个陌生男人。
“你在哪工作啊?”坐在对面的小黑很自然的问出这个问题。
“英语老师”。
“老师啊,挺好的,你教小学还是中学?”
“兼职而已,给小孩子补课。其实我的自由职业,平时就卖点杂七杂八的小东西。”石小年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回答要绕一个圈子。
小黑哈哈大笑,“原来都是生意人啊,我做珠宝,在省城,最近生意都很难做。”石小年松了口气,看样子对方不是来审查她的。
“哎你叫什么名字?”好像没有什么可问的,小黑想起这个最适合开场的问题。
“石小年”。
下一个问题会不会是问性别?石小年在心里闪过这个奇怪的想法。刚好安隅抬着咖啡走来,咖啡端上桌,打断了这些连锁问题。安隅正式坐在了石小年的左边位置,熟练得帮石小年摆好咖啡杯和勺子,然后自己喝了口咖啡,等待着小黑和石小年的话题继续。
至少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石小年要感谢小黑,否则,她也不清楚该以怎样的方式展开话题。小黑比安隅更像本次相亲的男主角,如果不是小黑的无名指上带着戒指,石小年就快要脑补出一整部陪朋友相亲自己上位的狗血剧。
小黑先离开了,拍拍安隅的肩,又看看石小年,开玩笑说好好思考下为什么你们俩还单身,临走时候对石小年留了一句话,希望你不要放安隅鸽子。
石小年和安隅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面对面,咖啡吧里的人似乎又知道了,他们的相亲还算顺利,都各自谈笑风生,不需要插手帮忙。
“我最讨厌这种抬着笔记本到咖啡吧里工作的人了。”安隅示意石小年看她右方的座位。
很多学生会在这里做作业,也有很多工作小青年专注于自己的笔记本。石小年一直以为这就是咖啡吧里固有的一种风景,在安隅这却遭到鄙夷。
“为什么?”
“很能装呀,没有办公室么?没有图书馆么?”说完他又笑了,用手杵在太阳穴与眉骨之间。
好像的确没错,石小年在脑海里搜索能回复的词汇,实在找不出什么词去应和。她猜想这个男人平时的生活是多么刻板,作业一定要在图书馆,工作一定要在办公室。
“你平时锻炼身体吗?”石小年觉得应该换个话题。
安隅若有所思,很认真的思考完才回答说,“不跑,我爱走路。”说完掏出手机给石小年看,他今天走了一万三千多步。
石小年也跟着仔细回忆了自己的步数记录,好像每天顶多三千多步。安隅就毫不留情的笑石小年,你这是懒!
“不对呀,可是我跑步啊!跑步的时候不带着手机,当然没有记录。”石小年居然认真的解释起来。
安隅又开始捧腹大笑,好像自己得逞了。石小年惊讶他的低笑点,反而被逗笑了。
“那你平时喜欢做什么?”石小年又问。
“我啊,喜欢贴手机膜,喜欢装家具。前两天在网上买了一个衣架,自己回来费了一个小时装好,满满的成就感。”
石小年不知道安隅是实在没什么兴趣爱好了,还是本来就这么无聊,贴膜和装家具也可以是兴趣爱好吗?
揉揉鼻子,安隅停下来又转了个话题,他说人生就该像他的笑点一样,低一些,不是所有东西,都需要费劲的去经历。
“我小时候,总想把不完美的自己隐藏起来。作业没写好会哭,钥匙丢了也哭,老是怕我妈骂我。在大街上摔了一跤,觉得全世界都在耻笑我,不好意思就钻进胡同里,找个没人的地方拍拍裤子上的灰再出来。上课老师让我发言,我就答不上话,站在教室里脸一阵一阵红,说话也吞吞吐吐……”
听到一半石小年就再没听进去了,她不知道安隅到底想说什么,干脆一直看着他的眼睛假装在听,观察他说话的神情,时不时嗯两句以示回应。彼时咖啡见底了,世界膨胀到用须臾都可以计算时间,全世界都失语了,任何声音都被锁在耳膜以外。石小年呼吸着安隅眼神周围的空气,她发现那里比任何一个角落都纯净清澈,他说话的时候眼角总堆着一点笑容,偶尔皱一下眉,最爱用手扶住额头。
她在想,如果没有那些介绍人,自己大概一辈子都不会碰上这个人,女性化、生活无趣、没什么雄心壮志,完全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突然石小年发现安隅认真的看着她,意识到他也许发现了自己在走神,她连忙又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话上。她不知道听漏了多少话,最后一句听到的是,“……所以,真的不需要刻意给自己安排什么,该来的总会来。”
而石小年看着安隅神情,认真的思考起了要不要履行小黑的嘱托的事。一些曾经,忽然从石小年脑海里闪过,她问自己,你看到了吗,坐在你面前的这个人不是你曾期待的会让自己心动的人,但是你经历的那些心动,现在还剩下什么?
偶遇只需要上帝的一念之间,而这样的相遇,需要三四个介绍人的精准考虑。不知上帝会不会对此有愧。
这一切过程在石小年心里悄悄进行,安隅不知道。
咖啡馆门口交警大队的宣传车停过来,终于有一些属于外面的声音灌入石小年的听觉系统。他们彼此沉默了五分钟,至少石小年此刻在忙碌得向过去挥手,去他的花前月下,去他的此志不渝,去他的非你不可。安隅没去打扰她,陪她度过了毫不尴尬的五分钟。
早晨的阳光有些脆弱,玻璃杯上的一滴小水珠轻易的挡住它的去路,在地上留出一朵透明的影子,雾气稀稀疏疏的围着影子跳舞。这是一场水珠和光线的舞会,没有任何交响乐。桌上的面包对此全然不知,独自享受着晨阳的蓬松。他们的结婚照已挂在墙头一年。石小年轻轻绾起头发,准备去叫醒还在熟睡的安隅。
“嘿,别迟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金碧坊社区 滇ICP备08000875  ® jinbif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04

未经金碧坊社区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投诉|手机版| 金碧坊用户须知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站备案 诚信站点认证

GMT+8, 2019-7-16 18:31 , Processed in 0.045402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