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碧坊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829|回复: 1

[百姓维权] 耒阳维稳办主任王宜泽违纪经商设陷骗钱铁定真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耒阳维稳办主任王宜泽违纪经商设陷骗钱铁定真实!
就王宜泽的试图混淆是非推脱罪责的跟帖予以有理有据的驳斥
  2018年11月10日,饱受湖南衡阳耒阳市维稳办主任王宜泽违纪经商、恶意坑害的我,在知名维权博客罗修云老师的支持下,撰写并于2018年11月10日在网上发布了《湖南耒阳市维稳办主任违纪经商贪心如壑该彻查严惩》一文,引起了耒阳各方面的高度关注,目前总点击率已达数万人次,文章内容一时间成了耒阳市民茶余饭后的话题,有知情者看了文章后尖锐地指出:“让这样的‘人渣’”担任维稳办主任,这不是糟蹋耒阳的形象吗?”、“随便逮个人做维稳办主任也比王宜泽强百倍,难道耒阳这么缺人吗”!文章的震撼性和影响力,让王宜泽惊恐万分、坐卧不宁,为了替自己“洗白”,他竟然在见诸湖南红网“百姓呼声”栏目和罗老师的新浪博客的该文之后,发布了否认和掩盖事实真相、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的跟帖,下面,不妨将王宜泽的跟帖全文粘贴如下——
  “举报文章粗看好像充满正义和悲情,但细看有很多矛盾和不合常理的地方。1.从文章看,詹应该就占5%的股份,且还是隐名股东,从法律上讲隐名股东对公司重大决策没有话语权的。2.公司股东拿公司证件去进行股权变更还用偷盗?3.据我所知,牵涉到股权变更都需要双方亲自到工商部门现场签字的。4.从文章中可以看出公司本身就是王的小舅子的,应该不需要设置圈套骗走公司吧。5.以公司名义借的外债肯定要入了公司会计账的,就是公司的债务了,直接找公司要就行,只要公司还在,不管公司股东有没有换,是谁经手的,公司都得认账,不认账可以直接去法院起诉公司。但如果没入公司账就不好说了,那就是个人行为啦。所以文章本身有断章取义,蓄意抹黑的嫌疑。举报内容的真实性值得怀疑”。
  下面,我针对王宜泽的跟帖内容,用事实和证据予以逐条驳斥——
  第一,王宜泽说我只占5%的股份,且还是隐名股东,对公司重大决策没有话语权,我要说的是王宜泽为我设置的圈套就从这里开始:2013年注册的天马公司,工商注册登记上仅有三名股东,其中有一个是王宜泽的妻弟谭志荣,但工商注册登记资料都是由王宜泽签字盖章的,这说明从天马公司注册之日起,王宜泽就是天马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王宜泽和我协商让我借钱投入公司的2016年,公司不仅仅只是一个空壳壳,并且欠债200多万元——不过这只是王宜泽空口说的,我没有见到公司亏损200多万元的财务凭证。从王宜泽后来的一系列的操作来看,他将天马公司当做一个套钱诈钱的“套子”。我于2016年开始被“套”:王宜泽说天马公司如做得好能赚大钱,建议我投钱到公司,成为公司的一个股东,大家一起来赚钱发财。我当时提出由我投钱可以,但我要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王宜泽说办公司的都是几个兄弟,不要争这个,将公司办好了自然不会让我吃亏。“凭我的身份,公司在耒阳有什么事我都可以搞掂“!由于我是受我哥哥委托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法人代表的,王宜泽说我只能做个隐名股东——这,成了我”从法律上讲隐名股东对公司重大决策没有话语权“的理由。王宜泽真会打如意算盘:他只要我投钱到公司,却不让我有话语权!我为公司投资了多少?仅仅是大额款项就有4笔共计金额40万元(有公司向我出具的借据借条为证):其中一笔是20万元,由股东签名、加盖公司的备案印章;一笔是10万元,经手人是唐四生,加盖了公司3枚备案印章;另有一笔也是10万元,经手人也是唐四生,加盖了公司的备案印章。尽管我当时相信王宜泽“不会让我吃亏”的承诺,但鉴于公司运转的所有资金都是我投入的,我考虑再三还是鼓起勇气向王宜泽提出:我是全额出资的唯一股东,应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其他人都只应是名义上的股东,我聘请他们担任公司的高管,由我给他们发工资。听到我这样说,王宜泽很不高兴,说我如不相信他就不能算是朋友。被他“将军”之后,我没有再提出类似要求了。谁料公司跃上正轨有了盈利之后,王宜泽立马操纵公司变更法人代表和股权,将我这个全额出资股东完全排除在外。王宜泽的这个节奏,表明他是将我这个外地人(我是四川广安人)锁定为欺诈目标,通过精心设置圈套、通过带“笼子”将我带进公司的。请问王宜泽:公司用我的钱开展业务、用我的私家车跑“司务”,我却没有发言权,这是哪门子道理?
  第二,王宜泽振振有词地追问我:公司股东拿公司证件去进行股权变更还用偷盗?我要说的是“偷盗”二字用在王宜泽身上一点不冤,因为王宜泽一伙在没有召开股东会议的情况下,瞒着公司高层管理人员和公司员工,“玫瑰花开静悄悄”地变更了股权和法人代表,尤其是在变更过程中,王宜泽妻弟谭志荣采用冒牌公章和盗取公司营业执照、制作公司股东会议决议等欺诈手段,秘密向耒阳市工商局申请将公司股权转让给杨小胡、谭家球、黄叶,这不是偷盗是什么?
  第三,王宜泽称“牵涉到股权变更都需要双方亲自到工商部门现场签字”,言外之意是王宜泽一伙办理股权变更手续是合理合法的。我要说的是,王宜泽一伙办理公司股权变更手续连原法人代表詹全生及委托代理人詹春生都不知情,他所说的双方实际上是一方——在变更手续上签字和变更后的公司股东,都是和王宜泽穿一条裤子的人,这不是“一方”还能是“双方”?显然,只有全额出资救活公司的我和我哥哥,才称得上是利益关系上的另一方,恰恰这个“另一方”,被王宜泽一伙排除在外,既然是王宜泽一方到工商部门现场签字,另一方毫不知情,哪有合规合法可言?
  第四,王宜泽称“公司本身就是王的小舅子的,应该不需要设置圈套骗走公司”,我要说的是,从我进入公司那天起到现在,谭志荣和其他股东没有投一分钱到公司账户上,所有的钱都是以借的名义由我投给公司的,如果王宜泽、谭志荣等股东有钱投入到公司,当然就用不着偷骗,问题是王宜泽、谭志荣邓股东没给公司借过投过一分钱,而给公司投了四五十万元的我,别说没有掌握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就连话语权都没有,这难道不能证明王宜泽和谭志荣一伙在设置圈套骗我诈我的钱吗?
  第五,王宜泽称:以公司的名义借的外债肯定要入公司的会计账,进而成为公司的债务,(我)直接找公司要就行,只要公司还在,不管公司股东有没有换,是谁经手的,公司都得认账,不认账可以直接去法院起诉公司。我要说的是,王宜泽说的这些话等于没说,简单得如撑伞避雨的基本道理谁不懂呢?问题在于,王宜泽一伙采用冒牌公章和盗取公司营业执照、制作公司股东会议决议等欺诈手段变更了公司的股权和法人代表,这不就是偷走了属于我的公司吗?如今,连公司都不在我名下了,我难道去找别人的公司要钱?我是全额出资的股东,借的钱全部用于公司运营,现在借款人不还钱,这能说得过去吗?从法律上讲,谁骗我的钱我就举报谁、就找谁要回我的钱,我借给公司的钱都是你王宜泽经手的,我也是看你王宜泽的面子才借钱给公司的,我不找你还钱找谁还钱?王宜泽说我有“断章取义,蓄意抹黑的嫌疑”,我看这话用在王宜泽身上是再贴切不过了!
  王宜泽对一些似是而非的问题提出了上述5点异议,而对如下一些他百口莫辩的事实却讳莫如深、闭口不提——
  第一,我进入天马公司时,公司股东没有一人向公司提供过一元钱,公司也没有向任何一名股东出具过收款的凭证,对此,王宜泽为何不提?
  第二,我进入天马公司时,仅凭王宜泽的一张嘴说亏损了200多万元,却不见任何亏损的财务凭证,这个200多万是真是假,我不得而知。对此,王宜泽为何不提?
  第三,王宜泽一伙擅自雕刻公章且多次向公安机关报假案,让耒阳市五里牌派出所所长周小志白挨一次通报批评,对此,王宜泽为何不提?
  第四,购买危爆用品的卡都在我手中,但王宜泽勾结公安机关个别警官,从2016年至现在先后用4枚公章(其中只有一枚公章是备案公章,其余都是王宜泽一伙擅自雕刻的假公章)在购买危爆用品申购单上加盖公章,对此,王宜泽为何不提?
  第五,王宜泽和我之间一次次的微信转账记录和请客送礼、吃饭喝茶以及他为我安排工作的微信记录,王宜泽为何不提?
  第六,王宜泽反复强调他不是股东,那么在2017年1月至6月这段时间内他凭什么安排我这个董事长兼总经理的工作?凭什么指挥我跑东跑西?王宜泽的妻弟在公司没有担任过任何职务,凭什么说公司是其妻弟的?这一逻辑上说不过去的东西,表明王宜泽的妻弟无非就是就是公司的一个打工人员,实际掌控人是王宜泽。爆破属于特殊行业、高危行业,必须得到公安机关的支持与配合,天马公司从事的是爆破行业,一般人不敢担任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只有让警察能“买面子”的“政法官”王宜泽才能胜任,王宜泽安排我的工作,完全在情理之中,对此,王宜泽为何不提?
  第七,法定代表人身份是由公司章程予以明确规定的,变更法定代表人是对公司章程的变更。根据《公司法》规定,只有股东大会可以做出变更公司章程的决议,所以更换法定代表人,需要经过股东大会决议,且需要每个股东的亲笔签名——除非原法定代表人不是股东,而我不但是股东,而且是全额出资的股东。王宜泽操纵公司变更法人代表和股权,竟然瞒着我这个全额出资的股东,在没有我到现场和没有我签字盖章予以认可的情况下;在没有厘清公司债权债务的情况下,就将公司的法人代表和股权变更了,这合理合法吗?对此,王宜泽为何不提?
  第八,王宜泽口口声声称变更公司法人代表召开了股东大会,但公司现有的持有股权证的股东绝不止三人,而是有六七人,王宜泽变更公司法人代表只让三人知情和签名同意,将其他股东排除在外,明显违反《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对此,王宜泽为何不提?
  回复人:詹春生 (相关证据附后)

湖南耒阳“政法官”王宜泽忽略了不该忽略的理儿
  我不得不说,王宜泽是个绝顶聪明的人,腹腔中装的都是“点子”,脑海里闪现的都是“主意”。不过,王宜泽的“点子”前面得加上个“坏”字、王宜泽的“主意”前面得加上个“歪”字。可以断定,一般人是玩不过王宜泽的。当过兵的詹春生,论拳脚、比体力,王宜泽不是詹春生的对手。毕竟,早在九十年代,詹春生就受耒阳市公安局之聘担任首批巡警的教练——教巡警格斗擒拿和三种步伐。假如王宜泽要和詹春生过“拳脚招”,估计詹春生三拳两脚就会将王宜泽撂倒在地,但王宜泽扬长避短——不和詹春生玩“拳脚招”,而是玩心计、玩招术,将武警出身的詹春生玩得团团转,原因是詹春生性情耿直、有情有义,但心无城府且易相信被他引为朋友的人。具备这些性格特征的詹春生,和心怀善意的人交朋友,可谓双双获益,但和王宜泽这种集邪恶智慧之大成的人交朋友,就难免被对方算计,到头来弄得七痨八伤、欲哭无泪。不过,物极必反,因王宜泽的邪招伤人太重、损人太甚,终于惹毛了詹春生,“我发誓要让这个党员干部中的败类受到党纪国法的惩罚,否则,我宁愿跳进耒水河喂鱼”!想必王宜泽对詹春生的算计已经到头了,接下来将会是詹春生对王宜泽的重手反击!
  或许王宜泽没有想到,他因聪明过度,忽略了一些不该忽略的理儿——
  王宜泽忽略了“百密一疏”之理。为了让詹春生“入套”,尽管王宜泽费尽心机、精心布局,但百密必有一疏:詹春生进入天马公司时,王宜泽称公司亏损了200多万元,背负重债的公司亟需有人注资以让公司起死回生,王宜泽通过描述公司的“钱途”和对詹春生的承诺,让詹春生借四五十万元给公司做运转费用,而当公司有了盈利之后,王宜泽就立马让公司变更法人代表和股权,将全额投资人詹春生一脚踢开。如此快节奏地将詹春生的数十万元血汗钱玩“蒸发”,詹春生还会看不出你王宜泽在玩设套骗钱的游戏?你和詹春生之间一次次的微信转账记录和请客送礼、吃饭喝茶以及他为我安排工作的微信记录,这难道不是你的“疏漏”?你和公司注册的三个股东拿不出给公司投资一元钱的证据,而詹春生借给公司四五十万元都有原始凭据,这难道不是你的“疏漏”?况且你不是“一疏”,而是“多疏”。殊不知“疏”的后面,留下的是你王宜泽设套坑人害人、诈钱骗钱的轨迹;是詹春生举报揭露詹春生的铁证!
  王宜泽忽略了“有犯必还”之理。喜欢交朋结友的詹春生是个不主动惹事、事情来了不怕事的汉子。如今詹春生对王宜泽有着切齿之很,恨不能高举拳头将王宜泽锤成一堆稀泥,原因是王宜泽“犯”了他,而且“犯”得太狠、“犯”得太毒!你想,詹春生好心好意借几十万元给公司运转,公司借“资”跃起之后,王宜泽便忙不迭地做了一件伤天害理、损阴缺德的事情:将公司的法人代表变更至王宜泽妻弟谭志荣的名下,玩起了左手“倒”右手的游戏,让为公司投下了四五十万元血汗钱的詹春生讨债无门、要账无路。既然詹春生是通过王宜泽的撺掇进入公司的;既然詹春生的钱是通过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宜泽授意并出具了加盖公司公章的借据;既然公司其他股东没有为公司投一元钱;既然詹春生借给公司四五十万元被王宜泽玩“蒸发”,詹春生认定坑他的人非王宜泽莫属,心地善良却不乏血性的詹春生能放过“犯”他的王宜泽吗?
  王宜泽忽略了“利益均衡”之理。合作经商的成功之道是双赢。换句话说,合作是否成功,最重要的是利益分配的均衡。有了利益的合理、均衡分配,才会有心理的平衡、人际的和谐。一个简单的事实摆在那儿:公司运转的钱是詹春生出的,公司却被转到王宜泽亲属的名下;詹春生出了数十万元钱没回一分钱,王宜泽及其亲属没出一分钱却获得了整个公司及公司所产生的收入,天平已然完全朝王宜泽一方倾斜,公司的“救星”詹春生能服气吗?
  王宜泽忽略了“违法必究”之理。作为一名公职人员和党员干部,王宜泽不该碰的“红线”要比普通老百姓多。王宜泽经商——不管是“明商”还是“暗商”,都违反了《公务员法》,同时也违反了党纪,至于王宜泽一伙采用冒牌公章和盗取公司营业执照、制作公司股东会议决议等欺诈手段变更公司股权和法人代表的行为,则已涉嫌犯罪。利令智昏的王宜泽,眼里只有金钱和利益,却忽略了违纪必查之理、违法必究之律。在高层致力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全面依法治国的今天,王宜泽不识时务、顶风违纪,能有好结果吗?
  曾国藩说,做人不可过于聪明,因为有“三种祸患”在等着聪明人。曾国藩认为人过于聪明,表现于精于算计、危及他人。因而过于聪明的人违反天道、做事失败、失去人心。不过,王宜泽如能认真反省自己,知错纠错、痛改前非,或可将祸患降低到最低限度,而如果执迷不悟、一错到底,等着他“服用”的将会是一副无效的“后悔药”,勿谓言之不预也!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正:“是詹春生举报揭露詹春生的铁证”一句应该为“是詹春生举报揭露王宜泽的铁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金碧坊社区 滇ICP备08000875  ® jinbif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04

未经金碧坊社区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投诉|手机版| 金碧坊用户须知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站备案 诚信站点认证

GMT+8, 2018-12-12 12:44 , Processed in 0.042474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