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碧坊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624|回复: 0

[转载] 痛说儿时冬至冻疮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0 09:32 |显示全部楼层
《潇湘晨报》近日刊登了《古时候,冬至曾是新年的开始》一文。文中一段关于医圣张仲景冬至舍药治冻疮的民间传说,引起了我一段痛苦和尴尬的的回忆。

相传,南阳医圣张仲景还乡时适逢大雪纷飞寒风刺骨。他见乡亲们衣不遮体,有不少人的耳朵被冻烂了,非 常难过,就叫弟子们搭起医棚,用羊肉、辣椒和一些驱寒药材放置锅里煮熟,捞出来剁碎,用面皮包成像耳朵的样子,再放下锅里煮熟,施舍给百姓,服食后乡亲们浑身暖和,两耳发热,冻伤的耳朵都治好了。后来每逢冬至,人们模仿做着吃,久而久之形成吃饺子的习俗,连带还有“不吃饺子冻掉耳朵”的说法。
俗话说,“夏至至热,冬至至冷”。从冬至始,气候进入三九隆冬。我们小时,冬天远比现在冷,那时家乡冬天下两三尺深的雪是常事,屋檐上挂尺把长的冰凌更不足怪。那时,农家取暖条件差。无论大人小孩,虽出门大都会提个烘炉,回到家里,一家人会囲坐正房,烧树蔸取暖。但终因衣服单薄,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小孩依然难逃冻疮之苦,大人尤其是老人则大都脚跟龟裂,走路时疼痛难忍。我从小身体单薄,抵抗力差,从上学开始,每到冬天冻疮就会乘虚而入。其中,最难堪的要数64年前那次生冻疮,不但身体遭罪,而且曾令自己多年尴尬不已。

那是1953年下半年,那年我14岁,在新化一中初中部读二年一期。一年级时,教室、寢室都在老校区,而且走廊相通,下雨落雪都不会淋雨湿鞋,冬天生冻疮的人不多,我也顺利度过了读初中的第一个冬天。说起来有些现丑,那时我们农家子弟穿着很单薄。春夏秋三季就是两套单衣裤换洗,最多加一件夹衣(两层布),一双布鞋,一双袜子,大部分人没雨鞋;冬天一般是空心棉衣,个别学生有条夹裤,条件就很不错了。1953年上学期,我们的教室从老校区搬进新校区,寝室依在老校区。老校区和新校区之间隔个大操坪。吃饭、上课、早自习、晚自习,必须从老校区穿过操坪到新教室、新食堂。春夏和冬天的晴天或阴天都无事,冬天有雨雪时,没雨鞋的学生则只能赤脚踏雪走操坪,然后到新校区一个池塘洗脚,再穿鞋进教室、食堂,一次两次问题不大,次数多就难免生冻疮了。1953年初冬,我开始脚跟两侧红肿骚痒,长时间恶性循环后,冻疮开始溃疡,痒变成了疼痛。好不容易熬到放寒假,我约上在枫林中学读书的远房叔叔旭满,在复初中学读书的邻村学友刘静洪一齐回家。县城离家75华里,平时大半天可到家。这次,因我脚生冻疮走路速度慢。清早从县城出发,待到离家还有近20里的孟公市时,我一迈步就钻心地痛。没办法,旭满帮我们挑着行李,人高马大的刘静洪揹着我走了一程,我跟着旭满们一步一移到家时,天色早已伸手不见五指。更难为情的是,我被人揹的事传开后,村里人曾笑话了我很多年,我也深为自己的无能无奈羞愧。万幸的是,寒假期间冻疮很快治愈,只是脚跟两侧留下的疤痕,很长时间才消失。

冻疮不是病,冬天生冻疮是司空见惯,进入春天 气温转暖,冻疮就不治而愈。然而,冬季防寒防冻,却是事关国计民生,不可等闲视之。医圣张仲景舍药为老乡治冻疮,说明医圣的爱民之心。假若当初学校领导有圣医之情,体谅贫困学生难处,沿操坪周边修条防雨过道,学生就不会去池塘在刺骨的冷水里洗脚,我就不会因冻疮溃疡受苦了。自古民生不可轻,圣医毕竟是圣医矣。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金碧坊社区 滇ICP备08000875  ® jinbif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04

未经金碧坊社区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投诉|手机版| 金碧坊用户须知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站备案 诚信站点认证

GMT+8, 2018-4-20 05:01 , Processed in 0.049495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