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碧坊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474|回复: 0

鸡枞的段子都在这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9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小 锅 (原 创)



吃鸡纵的历史有多长?我估计应该和人类开始吃蘑菇的历史相当。说人话就是,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并且确定的是,鸡枞,尤其是云南鸡枞,真的出名、出大名是在明朝。根据记载来看,最晚在万历朝鸡枞就已经登上御膳名单了。

不管是人还是物,名气大了自然有段子流传。其中一个比较著名的是说,木匠皇帝朱由校特别爱吃鸡枞,每年都通过驿站飞驰送进北京,因为路途实在太遥远,真正保鲜的很少,他连张皇后都不给吃,却偷偷分给魏忠贤。



我查了一些资料,可以看出来的是,朱由校确实是爱鸡枞的,这个写得很明确。有没有分给魏忠贤?没写。但是肯定分了给另一个人,这个是记载也是很明确的,这个人就是客(qie)氏。客氏,了解明朝历史的人都知道,这个婆娘不是一般人,是和与天启皇帝有特殊关系的奶妈。天启皇帝对他的感情很复杂,就不展开了。总之很宠爱,但又不是嫔妃。你懂的。连魏忠贤都是靠着与客氏“对食”,才走向人生巅峰的。

读历史果然正三观,看到没有?连太监都可以靠女人上位。

关于魏忠贤和客氏这对cp,一句话说,就是坏事做尽。坏人代代有,明朝特别多。这两口子做的很多坏事都是教科书式的坏事,受到后世坏蛋们的不断模仿和致敬。

又扯远了。也就是说,如果朱由校把鸡枞分给客氏,那么作为她的老公,九千岁自然是能吃上的。

所以这些段子看似捕风捉影,实则处处闪烁着大众的补脑智慧。

后来清朝一个叫张久钺的诗人,把这个段子写成了诗:  

翠篱飞擎驿骑遥,中貂分赐笑前朝,

金盘玉箸成何事?只与山厨伴寂廖。

这个段子的foucs自然不是鸡枞,而是说天启如何专宠九千岁和奶妈,用的是千年统一的文人讽刺调调。读到这里,很容易想起了另一个名气更大的段子,一骑红尘妃子笑。

是的。两个段子一个套路,都是说皇帝专宠,荒淫无道什么的。而且都有诗句为证。

所以在广东地区,鸡枞还叫做荔枝菌。就是来自这个梗。



提了魏忠贤什么的,整个人都不好了,必须说个正能量的缓一缓。

要说明朝也有好皇帝。弘治朝时期,光禄寺给明孝宗朱佑樘进贡鸡枞,他吃了觉得很nice,还想吃。打算要求再进贡时,突然想到自己一旦提要求,下面必定劳民伤财地去征收,就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

朱佑樘是明中后期最难得好皇帝,勤政爱民,选贤任能,锐意改革,还不近女色,最后累死在工作岗位上。这个因为爱所以不爱的段子,我想也是对他的一种褒奖吧。

鸡枞虽然在明朝已经名声很大了,但由于产量小、运输难等原因,估计也就是皇帝和九千岁们能吃得上,对于普通百姓,尤其是云南以外的老百姓,怕也就是停留在听听段子,骂骂娘的阶段了。   

而且,我对于那时候云南老百姓能不能吃上鸡纵都是很怀疑的。

为什么?因为老百姓这个词,自古都是被奴役、被牺牲、被同情的,无论是在历史的洪流面前,还是在一朵鸡枞面前,他们都是无力的。

好吧,我知道此处必须说另一个高大上的反义词。额,不,是近义词,人民。前段时间有个电视剧很火,叫做《人民的名义》,我没有看,但是我觉名字取得得非常好,因为人民就是个名义。 Ok,再说就封号了。

明朝时期(至少是中后期),云南的鸡枞是要征收的,就是摊派到各地,史书的说法是鸡枞“无日不征”,一些地方政府干脆雇佣地痞流氓“纵横取索”,老百姓交不出足额的鸡枞就要“椎髓剥肉”。当然交不出鸡枞也可以折成钱,交钱也是可以的。

如果读了这些,你觉得老百姓能不能吃得起鸡枞?不但是吃不起,而且领导们吃的鸡枞上估计也没少沾老百姓的血。

卖盐的喝淡汤,编草席的睡光炕,才是古往今来老百姓们的正确打开方式。

即使到今天,就在昆明,鸡枞的价格依旧是动辄几百一斤,老百姓咬咬牙也能尝尝鲜,但如果进了餐馆,鸡枞松茸干巴菌随便点的,要么是土豪,要么能报销。总之还是和老百姓关系不大。



虽然吃鸡纵的都不是老百姓,不过相比今人吃什么都只会发朋友圈不同,古人吃得就很有文化。

明清文人写了很多鸡枞诗,比较有名的是杨慎等几人的。

杨慎,状元及第,明朝才华担当,流放云南三十几年,对云南文化和风物有极深入的了解。文人当中,他的鸡枞诗应该是水平最高的,当然他吃的鸡枞应该也是最多的。

有一首叫做《沐五华送鸡枞》:

海上天风吹玉芝, 樵童睡熟不曾知。

仙翁住近华阳洞, 分得琼英一两枝。

沐五华是当时云南沐家的一位公子。杨慎是被贬来云南保山充军的,但是他很少在保山呆着,也不做什么苦力,而是全省到处快乐地玩耍,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云南沐家罩着他,再加上杨慎既有状元的名,也有状元的才,老爹退休前是干首辅的,所以几乎走到云南哪里都是座上宾。这个沐五华就是他在上流社会的朋友。

诗里把鸡枞比作了天上才有的仙草,只有仙翁才吃得到,文采了得之外,当然也有点奉承的意思,毕竟人家沐小公爷送了这么珍贵的食材,写个小诗客气客气也正常。而且杨状元也是真的爱鸡枞,在诗文中多次提起。

到了清朝,貌似关外来的大人们吃不惯鸡枞这一口,反正没有看到鸡枞进入清御膳的记载,但鸡枞在民间却更加出名。清朝的文人们继续吃鸡纵,也继续写诗,终于形成了鸡枞诗的套路。找一首给大家欣赏一下:

《路南食鸡纵》  

老饕惊叹得未有,异哉此鸡是何族?

无骨乃有皮,无血乃有肉。

鲜于锦雉膏,腴于锦雀腹。

只有婴儿肤比嫩,转觉妇子乳犹俗。

Ok,那个谁,你来翻译一下最后一句。

就连晚清重臣张之洞都写过一篇《鸡枞菌赋》。不过张之洞是贵州人,这个文章也应该是他少年时代写的,所以香帅写的应该是贵州的鸡枞。


最后想讨论的是一个得罪人的话题:云南鸡枞哪家强?

雍正时期的《云南通志》,说鸡枞“出临安蒙自者佳”,乾隆时期《滇黔志略》也说,“鸡枞出蒙自者佳”。不只如此,清朝的主流志略、学者几乎都是异口同声说,蒙自的鸡枞“冠全滇”。

那到底是不是?是不是?

其实这只是清朝时期的评价。

明朝时期云南保山出了好几个大学问家,其中一个叫做张志淳,成化二十年进士,一直干到户部侍郎,相当于财政部副部长,他写过一本书叫《南园漫录》,应该说这本书无论是在明朝还是在清朝都是记录云南风物比较权威的著作,也是明朝时期云南学者写的著作里唯一一本被四库全书收录的。里面是这么写的:鸡枞“唯永昌所产为美,且多,云南(其他地方)亦有,颇粗”。所以明朝的很多的说法是,鸡枞要数保山的好。

云南各地鸡枞我也吃了一些(好吧我承认,有的是以人民的名义吃的)。保山,尤其是昌宁县的一个品种的鸡枞,确确实实是细杆的,很小,很嫩,而且帽子是黑色的。当地叫青鸡枞,意思就是黑鸡枞。它和其他地区的鸡枞造型、口感都不一样,味道十分独特鲜美,确实是鸡枞里的战斗机。

那么云南鸡枞到底哪家强?

买单的说哪家强就是哪家强。

最后不说段子了,来跟着杨大才子《渔家傲 十二月节词》,感受一下云南六月的美好。

六月滇南波浪渚,水云乡里无烦暑,东寺云生西寺雨,奇峰吐,水椿断处余霞补。

松炬荧荧宵作午,星回令节传今古,玉伞鸡枞初荐俎,荷芰浦,兰舟桂楫喧箫鼓。

文章首发微信公众号:小锅读云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金碧坊社区 滇ICP备08000875  ® jinbif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04

未经金碧坊社区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投诉|手机版| 金碧坊用户须知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站备案 诚信站点认证

GMT+8, 2017-12-13 01:44 , Processed in 0.040211 second(s), 19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