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碧坊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8036|回复: 0

【原创】琢木郎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9 20:3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桥 于 2017-10-9 20:37 编辑

琢木郎记

图文/杨永志

  从县城到大仓街,随后向东前行十八公里,就是目的地——琢木郎村。山路已经铺成水泥路面,在山岗中蜿蜒穿梭。开始的山坡是干燥的,长着桉树,慢慢的桉树减少,云南松和华山松渐多起来。深山中有阳光照射的地方比较温暖,背阴的地方寒气逼人。
  我是一个人行动的,越走进山中,越觉得清冷。只好随着山路的弯曲延伸,小心翼翼的注视着静谧的环境。毕竟是第一次深入熟悉地名却又十分陌生的地方,盘算着时间够不够返程。假如太远了,天黑下山,那会找麻烦的。一路遇见的人很少,偶尔路边有放羊的山民,急切地询问琢木郎村还远吗?答案很简单,上面就是。不同的路段,又遇上几个人,答案还是一样。
  心存疑虑,继续前行,终于在转过一个突起的拐点,放目远看,出现了照片上所见到的熟悉山寨的原貌。四个孩子也映入眼帘,他们欢闹着。我问他们,琢木郎是不是那里?他们笑着说,是的,但还要绕一个大弯子呢。我接着问,这里有几个村子?小朋友说,这是查家村,前面是凹家村,上面是杨家村,对面才是琢木郎。他们还在玩耍,我飞快留影。

  琢木郎从西侧的拐点处看,呈人字形,不同的角度看几乎有相似之处。人字的一撇,从山岗的东侧顺着山体向左飘逸,直到外凸山包的中部,为一个斜坡上层层叠加的房舍。而一奈刚好居于山岗沿西方向的基部,许多房舍顺势铺展。即使从另一个视角,也就是从南部的山岗上凝视村寨,还是人字形结构,仅仅是那一撇变成了起笔开始于两面深箐中间鼓起的山坡中央,房舍依次从山坡低处上升,又收笔于山峰基部的西南侧。而一奈则从山峰基部向东侧深入。
  转眼四望,琢木郎所在位置,是山峰延伸的半山腰的地方。山体很高,人字形的两边所成的大箐很深。但山林茂密,华山松绿绿葱葱,延绵无际。村寨环绕在绿树丛中,被一种避世的无人眷顾的天然生态所包裹。假如没有人指点,任何人不可能想到这里,任何人不可能关顾这里,任何人不可能打扰这里,更没有人知道这是个深山彝族寨子,而且是传说中千年前南诏后裔躲避异族屠杀逃离王城的贵族传人,周围的几个村寨也是王室后代,属于逃避战乱藏入深山的同路人。

  绕过弯子,见到一个标志性的牌坊,上面写着“琢木郎”。虽是后起的建筑,但能够提示人们琢木郎的真实存在,心情也就放下许多。看到车辆停放较多的空地上,我进入了主人的家中。说明来意,互报姓名,真是找对了主人。父子两人,一位是长我十多岁的老毕,一位是小我十多岁的小毕,小毕的儿子刚好今年到职中读书。知道我是职中的老师,那份热情自然洋溢于脸上。于是,老毕带路指点着,在村寨转了起来。
  多年来,我去的山村比较多了。但我不敢相信,琢木郎村寨是这样的优美。路面由石块铺成,整齐干净。险处的路边有栅栏,牢实大样。转弯处,依旧是石块镶嵌,凿刻浅槽排水,确保石块不滑。这条穿梭于村寨中心的长巷,弯弯曲曲,上下贯通,连接着每一个庭院,连接着路面古树下乘凉的空地,也连接着村寨东部较大的广场。广场一角正在修建高阁,登高而望,阳光下四面房舍白瓦透亮,层层楼舍紧密而有序的铺展在山坡上,掩映在绿树中。
  每个楼舍与天井都十分考究,多为大门内深入几层,才是石块砌成的需要登上几个台阶的主房。虽是土木结构,但雕龙画凤,福禄呈祥。格子门多是镂空雕刻,并用玻璃隔尘。楼上不是传统的放置杂物的地方,而是走廊相连着每个卧室。即使是没有装修好的空架房子,也被主人早早设计好将来闲庭漫步的格局,给人以大气、得体的映像。也因为这里地势特殊,土地显得十分珍贵,所以整个村寨的房舍,很多是藏在山坳深处,仅仅只能看到砖块构成的墙体露出古典的装饰,还有外延的檐角,陈述主人心智的秘密。
  见到的人群中,多是放假回家的孩子,无拘无束地欢闹。或在古树下的空地上,或在沿路的溪流边;或在自家的客厅里,或在广场边的高阁前。而让我欣喜的是遇上了成年的女性,她们十分悦目。发髻高盘,用黑布包裹。绣花的红色外衣,腰带紧束,背后打结,拖下很长的也是绣花的带稍,走路时左右摇摆。裤子多绿色,也在边沿绣了花。我没有遇上打歌时的盛况,这些妇女的身边,多是生活的常态。要么赶着牛群,要么看管着山羊;要么背着核桃,要么抱着孩子;要么在密林下挖地,要么在黄土间播种。她们都行动自若,吃苦耐劳,含笑端庄,悠然自得。
  至于路边那些墙体上涂鸦的各类图像,我认为是画蛇添足。本来宁静宜居的山寨,千百年来始终处于被人遗忘的生存模式。忽然间将深藏的祖训,全部裸露于人世,这是十分忌讳的事体。正如一个家庭内部的教育,不可能四处炫耀。外来之客假如要考证这里的历史,当需深入生活,不断梳理,理清脉络,归纳成章,揭开震撼人心的神秘面纱。这样才能触目惊心,耐人回味,永久神往。可以说,满墙的图像,是玷污,是亵渎,是多余的摆设。我还是喜欢看到没有着色的原汁原味的琢木郎,那才是自己守望的山村。

  西斜的太阳慢慢把琢木郎村掩藏于丛林中,我来不及目睹炊烟袅袅升起的时刻,来不及看到薄雾弥漫整个山岗的时刻,来不及聆听山鸟婉转歌唱的时刻,更来不及欣赏山民多姿多舞打歌的时刻。只能与老毕握手告别,离开琢木郎。在夕阳的余晖下,踏上返程的山路……



IMG_20171006_175418.jpg
IMG_20171006_175330.jpg
IMG_20171006_172925.jpg
IMG_20171006_172524.jpg
IMG_20171006_171826.jpg
IMG_20171006_171855.jpg
IMG_20171006_172517.jpg
IMG_20171006_170010.jpg
IMG_20171006_170915.jpg
IMG_20171006_171730.jpg
IMG_20171006_171140.jpg
IMG_20171006_164305.jpg
IMG_20171006_163825.jpg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金碧坊社区 滇ICP备08000875  ® jinbif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04

未经金碧坊社区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投诉|手机版| 金碧坊用户须知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站备案 诚信站点认证

GMT+8, 2019-3-26 14:45 , Processed in 0.051846 second(s), 2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