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碧坊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124|回复: 0

[情感私语] 祭奠我的父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3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思悔 于 2017-9-3 22:23 编辑

ZSY_0139_mh1504439125973.jpg

ZSY_0149_mh1504437834372.jpg


ZSY_0090_mh1504439211704.jpg

父亲的时间停在了2011年冬月18日。那是一个阴郁的早晨,我还没有赶回家他就已经撒手人寰,留下伤心欲绝的母亲苦苦等候两个不肖子的归来。
在他离世的前8天,母亲曾给我电话,让我回家。但是等我准备好回家的时候,母亲又来电话说父亲已经好转,他独自一人从县城乘车回家了。母亲在长腿电话里叮嘱:“你现在刚工作,要好好努力表现,将来才会有好日子,你爹的事情,暂时放一下”。
谁知道,7天之后,我母亲又来电话,说父亲病情反复,已经紧急送往医院。而这个电话,是夜里十点多打来的。而那时,我根本没有想过父亲会在12小时之后永远离开这个他辛苦了一辈子的地方。
母亲在电话里问我:“你明早最早的班车是几点,看样子,你爹这回有点难过了”。她其实知道,昆明到巧家最早的一趟班车是早上九点半,而她不过是希望儿子早一点回家,能够见到他父亲最后一眼。
那个时候,一个月只有一千多块钱的工资,除了房租所剩无几,根本不敢有包车回家的想法。所以,我只能坐着大巴回家,没想到,这就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
中午十二点,大巴行驶到东川境内,电话再一次响起,母亲用很低沉的声音说:“小勇你到哪里了?”我只能如实回答。母亲听到说才到东川,声音立刻就变了,然后压制着哭声,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字:“你爹已经走了,不要赶了。”听到这句话,我整个人绷直,眼泪哗哗地从眼里流了下来,座椅旁边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我回到家,已经是下午四点半,此时太阳正从西边照过来,透过堂屋的门,把阳光洒在父亲的脸上,此时,他还没有入殓。周围的人告诉我,是母亲要求等我回来,看一眼,再入殓。这也是父亲的愿望吧。
父亲的丧礼我是在迷糊中度过的。前后九天的时间,我没有像母亲那样在夜里看到父亲的身影,也没有听见父亲的声音,或许他是知道他的儿子是无神论者,也从未对灵魂有过牵绊。只是在六年之后,他的儿子明白了一个道理,祭奠的不是鬼神,而是人心。
自从父亲去后,家中的光景一日不像一日。首先,家中的亲戚变了,感觉父亲走后,与他们有关的血缘和感情就断了,母亲历来好强的性格让她在这个地方总是被各种豪强之人用各种方法压迫着。
接着是邻居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淡薄,母亲一个人要照看自己的庄稼,又要想办法供自己的小儿子上学,没想到这种想法在当时成为一种诅咒。她的好强就成为周围人对她使心眼的借口。说什么她从来都要强,心厚。只希望自己能够多多占有,打小就横行乡里。
好在,她经过两年的调整,逐渐适应了。但是,很多人劝她再找一个人,再组一个家庭,说是可以减轻负担。但是她清楚,周围要有的鳏夫寡妇,在老伴去世后,再组的家庭都没有一个幸福的,到后来卑贱了自己,离散了家庭,连老板留下的半点家产也被人抽离了。
现在的母亲,身体虽然消瘦不少,但是精神还不错,除了那年吃错中草药中毒造成的后遗症之外,她的风湿和头疼病也还折磨着她。好在她最疼爱的幺儿已经大学毕业有了工作,她也就不再像往年那样忙得天昏地暗。遇到哪家有个红白喜事,她也会去帮忙,也乘机休息一下。
或许,这就是父亲希望的吧。他在世的时候经常说,他最担心的母亲,他百年之后,周围的人会欺负我妈。没想到,一语成谶。但是,他说他的儿子们都会成人,不会走歪路,他很欣慰。对此,他现在可以放心了,他的大儿子已经成家,他的幺儿已经工作,一切都走上了正轨。虽然,他已经看不见。
父亲这一辈子吃过不少苦。年少的时候,家中十个兄弟姐妹,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最后他只上了一年半的学就回家了,之后又去四川和人守山打猎度日。之后又去帮人修路,回家后,在32岁才取上媳妇。成家后,分家的时候仅仅只有几块木柴,一口锅。而在孩子上小学后,他外出打工两年半,带回家的工资不超过2000元。还给人担保贷款,最终把自己二十年的光阴搭了进去。这些贷款的钱,是在他换上哮喘四五年之后才还清的。
“人这一辈子,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活,有的时候是为了家人,有时候也为了外人。”父亲经常说,这个社会人心本恶,所有人的善都是你没有占着别人的利益,一旦有了利益纠葛,恶的一面也就表现出了。所以,与人为善,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有利益纠葛。最终,他去世多年,有些人家借了他的钱,也就再也没有提过。
父亲这一辈子都为了别人活着。他年轻时,为了狗肉朋友,把自己的身家都搭进去,把自己的健康也搭了进去,喝酒抽烟贷款,最终这些人有多少念着他的好,基本没有。成家后,他也为了母亲付出着。他这人话不多,但是因为自己读了一年半的书,他就以读书人自居,在和母亲拌嘴后,他总是一个人出走,或者低头不语,实在听不下去,才会回几句嘴。他在和儿子们相处的日子里,总会提醒自己的儿子们:“身为男人,一定要懂得尊重和理解女人。”他说母亲不识字,才会用骂人的方式来表达。所以,他要求自己的孩子,不能和自己的母亲争吵。等儿子们成人后,他又为了儿子们活着。他在去世前的那八个月里,他的儿子每个月都会从昆明带一种进口的哮喘药各他,他总是说着享福了的话。没想到,他去世后,我在家里他的药盒里,还发现一整盒药。母亲告诉我,这是他舍不得吃。母亲说:“小勇,你爹是舍不得吃啊。他经常说‘小勇才工作,他的工资也不多,病情稳定了就省着点’。”只是他不知道,我宁愿他多活几天,也不要为我省那几百块钱。
今天是七月半,又到了祭奠先人的时候。母亲来电话,我说我不信这一套。其实,心里的懊悔早已占据了我的心。我只希望母亲身体健康,父亲在天有灵,保佑她的妻子身体健康,一切安好。至于他的儿子们,也一定要相信他们,正如他一直说的那样:“儿孙自有儿孙福”。


ZSY_0127_mh1504437880825.jpg ZSY_0227_mh1504439023438.jpg
ZSY_0262_mh1504439565612.jpg
ZSY_0100_mh1504439367719.jpg


ZSY_0102_mh1504439325156.jpg
ZSY_0139.JPG
ZSY_0125.JPG
ZSY_0100.JPG
ZSY_0095.JPG
ZSY_0090.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金碧坊社区 滇ICP备08000875  ® jinbif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04

未经金碧坊社区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投诉|手机版| 金碧坊用户须知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站备案 诚信站点认证

GMT+8, 2017-12-15 04:57 , Processed in 0.039925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