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碧坊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1831|回复: 0

美国大选金主集中在158个家庭,超七成挺共和党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2-29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希拉里在南卡罗来纳州大获全胜,将自己标榜为“社会主义者”的桑德斯黯然落败,这场“超级星期二”之前一边倒的战役,是否预示着民主党内的风向?在共和党那边,“建制派”正在整合到卢比奥旗下,成功鼓动起底层民众的特朗普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两个阵营的变化,令“超级星期二”的选情扑朔迷离。
此前,美国自由主义旗舰媒体《纽约时报》此前以“资助2016总统大选的家庭”为题,发布了美国记者尼古拉斯·康菲索瑞、萨拉·科恩以及凯伦·尤里希撰写的特别调查报告。报告指出总统竞选前期经费近半来自158个超级富豪家庭,而其中多数支持保守派的共和党候选人。在美国最高法院以保护言论自由为由取消政治献金上限后,这些高度活跃于政治领域的美国富豪得到了更多以金钱购买权力的自由。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张维为曾在文章中多次提到,最富的百来个美国人足以左右白宫;《纽约时报》的报道虽然不无攻击共和党之意,但或许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向中国读者展示美国民主选举的“细节”。】
美国有这么一群人。
在这个由年轻人、妇女和有色人种选民重新建构的国家里,这群人绝大多数是白人,是老人,是男人。他们的豪华府邸坐落在少数城镇的顶级住宅区里,与幅员辽阔的国土相比好似汪洋里的群岛。在诞生了众多亿万富翁的各种行业里,这群人大都集中在金融和能源两大领域。
美国选战将至,这群人正在政治竞技场里部署庞大的金钱实力。民主党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所筹集的全部种子资金有近一半来自这个巨富群体。美国媒体《纽约时报》调查发现,在总统选战第一阶段收到的政治捐款中,有1.76亿美元出自区区158个家庭,以及他们拥有或控制的公司。如此少数人和企业给竞选注入如此巨额早期资金,是自“水门事件”以来闻所未闻的事。这些资金流经的渠道,大多是五年前才在“公民联合会诉联邦选举委员会”一案中由美国最高法院批准合法化的。

美国共有约1.2亿个家庭,然而总统竞选前期资金近半数来自区区158个家庭
这些捐款人的巨量财富反映出,美国经济精英的成分正在发生变化。在这个群体中,来自传统行业或继承家族财富的人相对较少;他们多数靠创业起家,然后通过高风险豪赌成为大赢家。他们当中有的在纽约成立了对冲基金;有的在得克萨斯州抄底取得石油开采租约;有的靠好莱坞大片吸金。其中十数人甚至是来自古巴、前苏联、巴基斯坦、印度和以色列等国家的移民。
然而不论来自哪个行业,这些大选投资人多数都把宝押在了右派身上。承诺减少监管;降低所得税、资本利得税和继承税;以及收缩社会福利项目的共和党候选人获得了来自这些金主的数千万美元。虽然这些措施将切实维护这群捐款人的身家财产,但他们更愿意以较宽泛的语言来描述自己的政治选择,比如认为共和党的政策能更有效地促进经济增长、保护利于他人致富的经济制度等。
来自达拉斯的道格·蒂森一家为得克萨斯州州长里克·佩里捐助了500万美元,如今佩里退出竞选,他成了许多其他候选人争相拉拢的对象。蒂森说:“全国许多勤劳致富的家庭都认为过度监管给小公司造成了负担。这些家庭已经先富起来,他们希望看到别人也能富起来。”

这158个家庭中,138支持共和党,20个支持民主党
这些捐款人力挺共和党候选人,对倾向于支持民主党及其经济政策的广大选民构成了制衡。《纽约时报》和CBS新闻今年6月联合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美国人支持对年收入超过百万美元者征收更高的税,且六成受访者支持政府加大干预力度,以缩减贫富差距。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表明,近七成美国人支持保留现有的社保医保福利。
共和党候选人一直在尽力博取西班牙裔、妇女和非裔选民的支持。但随着竞选活动的展开,“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才是共和党远超民主党的支撑所在,它不同于个人,可以无上限地接受任何人的捐款,也是选举活动迄今大部分经费的来源。
联邦选举委员会最近的可查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这158个家庭每个捐献的金额都在25万美元以上,另外200个家庭的捐献额也都在10万以上。这两个群体的献金总和,占据总统选举经费的一大半,而其中绝大多数都流向了共和党。
左倾智库“美国进步中心”的政治和人口学专家鲁伊·特谢拉说:“如今,这套竞选募款系统是一股反向作用力,与大众选民的趋势和他们想要的政策背道而驰。”
与多数顶级富豪一样,这些捐款人非常重视保护隐私。当记者联系他们时,只有极少数愿意谈论他们的捐款数额或政治观点。许多捐款或来自企业地址、邮局信箱,或通过有限责任公司、信托基金,充分利用公民联合会靠诉讼争取到的新渠道,即商业实体有替候选人出资的巨大自由空间。一些捐款人出于隐私或避税的考虑,没有被列为居住房产的业主,使家庭和社会关系约束更加模糊。
但是,经过采访和查阅选民登记表、业务往来记录、联邦选举委员会数据等数百个公开文件,一个脱离美国大众,但内部地理、社会、经济联系错综复杂的阶层浮出水面。把这个群体所居住的社区集中起来,面积大约与新奥尔良市相当。在这些社区里,少数族裔的比例不足五分之一,而且几乎没有黑人。这些社区的居民们薪水是美国人均水平的4.5倍,拥有大学学历者比例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
这158个家庭大多数来自九个城市。他们许多人彼此是邻居,住在洛杉矶的贝莱尔和布伦特伍德社区;能源公司高管聚居的休斯敦橡树河社区;以及迈阿密附近的印度溪村——这个仅住有35户人家的私人岛屿有专门的保安部队和标准高尔夫球场。
在除政治以外的其他领域,这群人往往是同一个交响乐团、同一座艺术博物馆、同一所青年帮助中心的赞助人。他们是商业伙伴、是姻亲、甚至是牌友。
在这个群体中,有50多人名列福布斯400美国富豪榜,这意味着他们的财富达到10亿美元量级,上百万美元的政治献金根本不算什么。以芝加哥对冲基金大亨肯尼斯·格里芬为例,他妻子在跟他离婚时呈交给法院的文件显示他每月税后收入大约6850万美元。他总共向支持共和党候选人的团体捐款30万美元。这个数字看上去很大,但其实只相当于一个普通美国家庭掏出21.17美元。
捐款人的财富部分反映出金融服务行业的巨大增长,以及石油天然气行业的繁荣——几十年来,这两大产业深刻改变了美国经济。日益加剧的不平等现象使这些家族成为受益者,随着中产阶级财富和收入在全国所占份额缩水,这些家族占有的比例有所增加。

64个家庭涉足金融,17个来自能源背景,其他行业包括房地产/建筑(15)、媒体/娱乐(12)、医疗(12)、科技(10)、交通(9)、零售/制造(6)、餐饮/农业(5)、保险(3)以及其他/未知(5)
华尔街精英财富积累的速度尤为迅猛:过去,金融家们管理的是别人的资金;现在他们自身拥有的资本越来越庞大。有研究显示,金融工作者占全美纳税人的1%,其中1/10金融精英的收入在全国收入中所占比重是1979年的五倍。这158个家庭中,有64家财富来自金融行业,这也是超级捐款人最密集的行业。
但是,这些人多数不在高盛或埃克森等大公司供职,而是选择或独立或合伙开设私人持股公司。在金融领域,他们利用给予债务与资本收益优惠的税收政策,创建对冲基金或成立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公司。最近的股市上涨和低利率政策也帮了他们大忙。他们当中有些人是能源领域的新生代投机分子,较早开始对新钻井技术加以利用;此外,传统能源价格走高使北达科他州、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以及得克萨斯州的页岩气成为了合算的选择。另一些人则靠向投机分子供应“水力压裂法”所需的管道、卡车和设备发了财。
不论是金融还是能源领域,这些人的企业一旦运作成功,可以拨出巨额现金——这与那些财富被捆绑在投资上的行业大不相同。这些公司没有股东或董事会,所以它们可以自由发挥政治热情。来自金融与能源行业的捐款合起来,占这158个家庭政治献金的一半以上。

119个家庭白手起家,37家靠继承获得财富
前俄克拉荷马州议员、现任美国天然气协会会长的大卫·麦柯迪说:“这些家族在我看来,都是非常成功的人,天大的困难和思维定式对他们来说统统不是问题。”
为避免产生负面新闻,传统大公司多数与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保持距离;这样一来,这些家族成为了政治活动的大金主。
一些人甚至把宝押在不被主流募款机构看好的候选人身上。截至目前捐款最多的三个家庭——得克萨斯州页岩气卡车设备供应商威尔克斯一家,纽约对冲基金投资商默瑟一家,以及得克萨斯州私募股权投资商托比·诺伊格鲍尔——都支持得州参议员特德·克鲁兹,一个遭共和党大佬藐视的茶党煽动家。
繁荣美国人团体领导人蒂姆·菲利普斯说:“抢在其他人明白过来之前下大赌注,是在能源和股市取得成功的关键。”这个保守派宣传组织与美国顶级富豪科赫兄弟关系密切。
在这158个家庭中,很多都跟高度意识形态化的政治献金网络有紧密关系,这种势力在左右两翼均有体现,它力求从根本上改造自己所属的政党。例如科赫兄弟一直在向美国商会等团体施压,要求取消美国进出口银行;而包括蒂森夫妇、嘉信理财老总查尔斯·施瓦布的妻子海伦、以及压缩机制造商凯伦·布赫瓦尔德·赖特在内的十多位捐款人参与了由科赫兄弟主办的半年会。
道格·蒂森说:“大多数参加科赫研讨会的人都是白手起家的创业者,他们凭自己的本事发展到今天。”蒂森先生还表示他支持取消企业补贴和福利,包括他自己享受的那部分。
另一些家庭,包括对冲基金投资者乔治·索罗斯和他的儿子乔纳森,与自由派筹款网络民主联盟保持着往来——而民主联盟则从幕后敦促民主党在气候变化立法和累进税制上采取积极行动。这些捐款人许多来自好莱坞和华尔街,他们已为希拉里·克林顿倾注了巨额资金。
部分家庭与候选人有着个人、地区和职业关系。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他们捐款的原因。杰布·布什的父亲老布什靠石油赚了不少钱,而杰布本人又从华尔街赚了几百万。最受巨富们追捧的候选人往往在佛罗里达和得克萨斯担任过公职,而这两个州是这158个家庭分布最密集的地方。

有两位捐款人住在佛罗里达州的印度溪,这是全美国最贵的一条街
这个现象反映出政治竞选涉及巨富家族和企业的庞大利益,这些家族都在积极利用公民联合会判决带来的优势,其中尤以能源和金融两个行业为甚。
奥巴马政府、国会中的民主党人、甚至杰布·布什,都主张税收和监管改革,这可能使许多风险投资和私募投资公司被迫缴纳更高的公司税或投资税。过去不太受到监管的对冲基金,如今受到《多德-弗兰克法案》的约束——某些共和党候选人提出要废除该法案,而希拉里则承诺坚决捍卫它。
页岩热潮创造了新的财富,但同时也造成了石油供应过剩,导致油价走低。多数业内人士主张取消已实行40年石油出口禁令,此举将为美国生产商带来海外新客户,并促使美加跨境基石输油管线项目得到批准。
投资人、天然气行业说客布恩·皮肯斯表示,“除了出口石油的许可,以及大多数人支持的基石输油管线,能源从业者们不指望从政府拿任何东西。”
“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对这个国家来说简直是奇迹。他们缴纳了这么多税,居然还被人们攻击,” 已向支持杰布·布什和卡莉·菲奥莉娜的组织捐献了12.5万美元的皮肯斯先生说道,“他们是创业者,对所有事情都有见解。”
(观察者网杨晗轶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金碧坊社区 滇ICP备08000875  ® jinbif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04

未经金碧坊社区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投诉|手机版| 金碧坊用户须知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站备案 诚信站点认证

GMT+8, 2017-11-18 16:34 , Processed in 0.041908 second(s), 2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