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碧坊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5584|回复: 99

第三梦 挨打的反叛和新思想的启蒙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2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三梦  挨打的反叛和新思想的启蒙
白无常摇头晃脑地出现在我面前,露出一个诡谲的微笑:“你听,这是什么声音?”我侧耳一听,有一个隐约却又沉重的脚步声正向我走来。白无常说:“向天上看!”我一抬头,只见在似烟又似云、非烟又非云的迷茫空中,有一张隐约可见、无边无际的大网。在这网中,又是那两只隐隐约约的大手,向我慢慢移动过来,左手推着一副磨,上扇写有“虐待”,下扇写着“人格”,磨中挤出一些半干半稀、血肉混杂的东西。那右手的袖中抖出一些干粉末,掺和进那些血肉,然后,把血肉搓揉成人形,夹在手指中间。白无常笑道:“这是时代巨人,它巨大无比的身躯是看不见的,那手中搓揉的人形,有你一个。右手宽大的袖子里,藏着它炼好的‘时代特徵’粉末.捏塑每个人的时候,就把这些粉末揉进人的全身,让每个不同地位、性格的人,都有这种粉末的特征,你们现代人把它叫做‘打上时代的烙印’”。我问:“怎么我就一点也感觉不到呢?”他笑道:“你们本来看不见它,这图像是我给你显示的,这是你们人的悲哀!,就是那些皇帝英雄,他们至死也不知道自己也是时代的奴隶呢!”说完,他哼着一首《拨不断》的小令:
                                        无形手,处处有:才塑英雄又群丑,搓些男人揉些妞,送你舞台竞风流,难逃烟云一网收!
白无常笑道:“你去打窦教官,也是这时代手拿捏出来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8 坊币 +10 收起 理由
木确奢哲 + 8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360截图20170906151941062.jpg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5 坊币 +5 收起 理由
hutulaoma + 5 + 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2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迷迷糊糊的看着白无常倏忽消失在沙沙作响、光影摇曳的树丛中。
    星期六放学,我捡了八个鹅卵石装在书包里,也不回家,一直往东门城墙走去。上了城墙,只见百多学生在那里玩斗蛐蛐,我凑过去。苏盛过来低声道:“各就各位!”我们伏在城墙的丫口上,探出头去,只见窦教官带一顶盆盆帽,背着手,悠闲地从城墙下的大路上走过第三组的地段,走进我们第二组学生的下面。我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又高兴又害怕,心都跳到喉咙里。我忽然发觉:参加打窦教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存在于这个小县城里的人,一个有尊严有人格的人。只听苏盛轻轻喊道:“第二组打!”我们站起来,雨点般的鹅卵石直向窦教官飞去。说也奇怪,打了起来,我不怕了,一种神秘的冲动和莫名的喜悦控制了我,好像汹涌的海浪冲击岸边的巨石。我没命的把石头扔向窦教官。掷出去的不是石头,而是凝固得十分坚硬的愤怒!只见窦教官向前跑去,苏盛又命令第一组学生打,窦教官只好向后跑,第三组的学生又打,我听见他的盆盆帽响了好几下。以后,他拼命跑回学校去了。最后,苏盛命大家回家,不准和家里说。、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 坊币 +5 收起 理由
hutulaoma + 1 + 5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12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7654321李英 发表于 2015-11-12 11:22
我迷迷糊糊的看着白无常倏忽消失在沙沙作响、光影摇曳的树丛中。    星期六放学,我捡了八个鹅卵石装在书 ...

变电站,学习中,敬佩里!
下午好!恭祝健康长寿,顺致敬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 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回到家里,我忽然害怕起来,一身抖得像筛糠,随便吃了点饭,就躲进小楼阁里去了。不料,这事很快就传遍了全城,爷爷、奶奶和我妈上楼来追问。我素来不说假话,如实“招供”了,奶奶和我妈使劲骂我:“小祖爷爷,平时你是个循规蹈矩的小耗子,没想到你还是个飞天神王的野山猫。你是哪里学来的打老师呀!你就不会‘心字头上一把刀’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 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爷爷叹道:“作孽呀!我们家堂供的是‘天地君亲师 位’,你不如把这牌位拿去破柴烧了!”过了一久,爷爷又说:“不过,别怕!会有个公道的!”,爷爷的话安了我的心。只是,晚上总是做噩梦:我被窦教官抓在那‘天地君亲师 位’牌位下,一面狠打,一面说:‘你把这牌位拿去破柴烧了!’吓醒过来,只觉口干舌燥,喝了几口水,平静下来,翻来覆去好半天,才睡着了。
难过的星期天!心里七上八下,仿佛在磨里受研磨:不知道那灾祸会是什么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 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星期一早上的“朝会”,只见窦教官脸上包着两块白纱布,左手也用白纱布吊着。我想:“他打学生也是打左手,如今,是报应了!”可是,我又忽然觉得我们打人是不应该的,就低下了头。这时,县D 部书**记长和校长来了,校长低头坐下,书**记长撅着嘴,拧起两副眉毛,把头抬得老高,在台上走来走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 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朝会”开始了!校长有气无力的讲了话,要大家坦白说出领头的人,可以不受处罚。会场鸦鹊无声。书**记长皮笑肉不笑的说:多数是受利用,只要坦白悔过,供出“元凶”,可以免受处罚。半个小时过去了,仍旧是一片死也似的寂静,没有人挪动一下。书**记长忽然咆哮起来:“窦教官,你随便拉出两个,给我透透的打,打不出口供来,别来见我!”说着,手一甩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这时,窦教官眼中闪着凶光,下了台子,从前排拉出两个学生,问道:“说不说?”那两个学生都说“我没有参加打教官”。话还没有说完,窦教官的戒尺已经从脊背打到大腿,只听俩个学生一面哭一面嚎叫:“实在没有参加!”只是,窦教官的戒尺一点也不留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爷子号,刚才问村城,他说那孩子是他侄儿的孩子,是我误会了,不过,和孩子合影的是村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4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好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金碧坊社区 滇ICP备08000875  ® jinbif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04

未经金碧坊社区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投诉|手机版| 金碧坊用户须知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站备案 诚信站点认证

GMT+8, 2017-11-19 14:46 , Processed in 0.042751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