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碧坊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969|回复: 14

[原创] 大哥哥、大姐姐,你们在哪里?——马眼看人高之19、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0 20:20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小的时候,非常害怕哑巴,只见他们经常瞪着大眼睛,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地“哇啦、哇啦”乱叫,像疯子一样,生怕挨他们打,都躲得远远地……
  7岁那年,我家搬到另外一个大杂院时,我却喜欢上了住在后院的一位哑巴哥哥和他心爱的人——哑巴姐姐……
  大杂院的房东是有钱人,解放前跑到香港去了,二房东姓赵,是房东的亲戚。
  我家住在大杂院前院,前院被人丁兴旺的钱家,我家和黄包车夫兼看门人孙大爹家占满了。二房东一家住在后院,说是一家,却只有四口人:二房东赵先生夫妇、赵太太的弟弟和一个年轻的女佣周姐姐,还有一条大狼狗。男主人常年不在家,在外做生意,据说在上海还有老婆儿女……
  后院的人很少从前院进出,他们有道后门开在后面小巷里;前院的人更少通过后院进出后门,一来害怕那条大狼狗,二来赵太太不允许。只有自来水偶然停水时,经赵太太同意,并拴住大狼狗,才可穿过后院到后门小巷的井里打水……
  才搬进大杂院时,钱家的保姆李大妈和孙大爹的妻子就神秘兮兮地告诫我说,千万去不得后院,不仅因为那条大狼狗,而且后院经常闹鬼……
  他们两家的小孩自然不敢去,我则遵从父母教导,不敢随便串门……
  可是,她们说得越是神秘兮兮,我越发好奇,尤其被后院时而优雅动听,时而暴风骤雨般乱响的钢琴声所吸引,还捕捉到后院泛出的一种奇特的味道……
  与哑巴哥哥相识,是在我一次闯祸时认识的。
  那是才搬进大院不久的暑假里,父母集中学习去了,我时而在外婆家,时而到姨妈家,时而去姑妈家,大多时间放野马……
  一天中午,我与新朋友们在院子里跑来跑去玩游戏,突然撞上一个从前门进来,走往后院的高个大哥哥身上,把他扛着的木棍撞得一地都是……
  大哥哥瞪着大眼睛向我们用手比划,“哇啦、哇啦”地乱叫,谁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要做什么……
  小伴们顿时跑得无影无踪。平常害怕哑巴的我不知怎么的竟然不怕,反而呆呆地看着他,因为他长得很帅、很酷,是我心目中的美男子……
  见大哥哥忙着捡掉在地上的木棍,又把夹在胳肢窝里的布卷掉下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是我闯的祸啊。便忙着帮大哥哥收拾好地上的木棍,又跟随他一起把木棍送到后院……
  大哥哥推开后院虚掩的大门,一条大狼狗就狂吠着扑了上来。见到大哥哥便停止狂吠,摇着尾巴向他讨好,又在我身上嗅来搽去……
  正当我惊恐万分时,不知哪个房间传出的钢琴声突然停下了,接着一个女人喊道:“亨利、亨利,是谁啊?”大狼狗才应答着,拖著尾巴跑开了……
  后院比前院既大又漂亮,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进有钱人家。
  花园里,种着许多芳香的花草;一些花盆里,栽着长着绿叶的枯木桩。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盆景”。可这些花木的香味,并不是我捕捉到的奇特味道……
  大哥哥的房间很大,除了书柜,就是框框架架。框框上画满了美丽的图画,有山水和风景,有树木和花草,有蔬菜和水果,还有人和动物。有的画,我好像在哪个电影院的墙上见过……
  墙上也挂有一些画框,我正好奇地瞟眼画框里从未见过,光着身子挺胸露怀的女人,忽然飘进一个面容苍白,身姿袅娜,穿着轻柔薄纱睡衣的年轻太太……
  那就是二房东家的女主人赵太太,我见母亲交房租费给她时,她数了又数才收进她经常提着的漂亮皮包里……
  紧接着,又飘进一个脸色红润,体格健壮,穿着紧绷绷衣服的大姐姐,那是她家的女佣周姐姐,我经常见她跟钱家的保姆和孙大爹的妻子说悄悄话……
  “你又跟着进来干什么?”赵太太大声喝斥道:“做你的事情去……”
  周姐姐盯着大哥哥的那火辣辣眼神顿时熄灭了,恨恨地瞅了女主人一眼,昂首挺胸,甩着屁股走了……
  “你是马师母家的?皮肤真好,长得很可爱!”赵太太摸着我的头脸和手,和蔼可亲地说:“我最喜欢小孩了,难得有小孩敢进来,我又不是鬼……”
  我被她摸得、夸得浑身不自在,不敢正眼看她。只觉得她比搽胭抹粉时好看多了,笑得甜蜜蜜的。鬼都像她这样,就没人怕鬼了。那时,我还没有听过、看过蒲松龄的聊斋故事《画皮》……
  我把木棍放在地上,转身要走,却又偷偷瞟了一眼墙上那些画。赵太太不让我走,笑着说:“喜欢看就大胆看吧,都是世界名画,我那里也有……”
  被她揭穿心思,我羞得从脸上烧到身上,转身就跑,大狼狗突然猛扑过来,唁唁地挡住我的去路,大哥哥也追了出来……
  “别怕、别怕!”赵太太搂住我,把大狼狗赶开:“亨利,去!去!”接着,把我拥回大哥哥房里……
  大哥哥对我又比又划,“哇啦、哇啦”地叫,不知他说什么、要做什么……
  “他又聋又哑,是我弟弟。他说,谢谢你!你是个好孩子,他很喜欢你!”赵太太说:“我也很喜欢你,你想跟他说什么话就对我说,我会告诉他的……”
  大哥哥对我友好地笑笑,灵巧地将木棍装成框、蒙上布……
  赵太太牵着我的手,指着墙上的画一幅幅告诉我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国家的哪个人画的。可我浑身火辣辣的、心跳得很厉害,既想看,又不好意思仔细看;她说的话,我大多没听进去……
  墙上的画,有的我见过,比如圣母圣婴的画我家就有。其中,一幅没穿衣服,肩扛水罐年轻女人的画,给了我很深的印象。长大后,我才知道那是法国古典主义画家安格尔76岁时画的《泉》……
  “走,再去我房里看看。”赵太太说着,就牵着我穿过客厅到了她房里。我几次想挣脱她的手,既挣不脱,又不敢!因为,我知道那条虎视眈眈盯着我的大狼狗,没有女主人的指示是不会让我离开后院的……
  见我们进去,正在整理打扫已经非常干净整洁、富丽堂皇房间的周姐姐,又昂首挺胸,甩着屁股走了出去……
  这是我平生唯一一次进陌生女人房间,房间里有赵太太身上泛出的淡淡幽香和一丝我曾经捕捉过的那种奇特味道……
  我没心思看赵太太指给我看的墙上那些画,眼睛却斜瞟着窗前打开着的,刚才还发出动听音乐的钢琴……
  “你喜欢钢琴?会弹吗?”赵太太把我牵到钢琴旁前,抱我坐在她那几乎赤裸的腿上。这也是我平生唯一一次被陌生女人抱在身上,心脏跳得非常厉害,浑身更加火烫……
  她把着我的手在钢琴上敲了起来,我的呼吸随着美妙的音乐起伏,心脏随着欢快的旋律跳动。最后,熟悉的圣曲才让我跳得厉害的心脏逐渐平缓下来……
  弹奏的这些曲子中,我最喜欢一首,就是我长大后才知道的,奥地利作曲家小约翰·施特劳斯创作于1867年的世界名曲 《蓝色的多瑙河》……
  离开后院时,大哥哥又对我比划了一阵子,并“哇啦、哇啦”地叫……
  赵太太告诉我:“他说,他每天都在,欢迎你随时来,假如想学画画,他愿意教你……”接着,她又说:“我也欢迎你经常来,喜欢弹钢琴,我也可以教你。只要有钢琴声,我就在家……”
  然后,她对大狼狗说:“闻闻他,以后不准吓他、咬他!”大狼狗听话地在我身上嗅来搽去,显得十分亲热……
  接着,她又吩咐周姐姐说:“小马来时,你要看住亨利,亨利吓着他、伤着他,我拿你是问……”
  那天晚上,我的眼前老是那幅没穿衣服,肩扛水罐的年轻女人,耳里尽是我喜欢的那首钢琴曲……
  第二天,我在后院门口转来转去,始终没勇气推开门……
  第三天,我刚到门口,大哥哥就出现在我身后,高兴地把我牵进后院,大狼狗也亲热地在我身上搽来搽去……
  第四天,我推开大门,大狼狗就亲热地在我身前身后绕来绕去,直到把我送到大哥哥房门口……
  大哥哥见到我,高兴地对我又比又划,“哇啦、哇啦”乱叫,我也学着他比比划划,逗得他哈哈大笑,我也笑得非常开心……
  从此,整个暑假,除了父母在家,我几乎每天都去后院。
  在大哥哥那里,有时,他把着我的手,用画笔蘸上不同的颜色往画框上涂涂抹抹,不一会,就成了一幅美丽的画;有时,他让我在旁边他专门为我做的小画框上自己画,他继续做他的事情,要么画画,要么做画框,要么看书写字……
  我鬼画桃符的那些画,有的经过他那神奇的画笔稍加改动,就很快变成美丽的画,有的就保持着原样……
  有时,大哥哥和我在院子里躲猫猫,虽然他又聋又哑,无论我躲在哪里,都能很快把我找到;有时我们在花园里锻炼身体或搬花弄草,看到他赤裸上身的丰满肌肉,觉得他很像他和赵太太房里墙上画里两个没穿衣裳的美男子,既帅又酷!长大后,我才知道那两个我心目中的美男子,一个是米开朗基罗的雕塑《大卫》;一个是希腊早期雕塑《阿波罗》……
  有时,大哥哥也会长时间发呆,那时,他又像一幅画上低头发呆没穿衣裳的男人。长大后,我也才知道,那是罗丹的雕塑《思想者》……
  当他在发呆,脸上有愁苦表情时,见到我会立刻由“阴”转“晴”高兴起来;有时,我会识相知趣地离开,走出后院。但被他发现后,又把我追回……
  赵太太在家时,都会把我牵进她的房间,说是教我弹钢琴,但每次都是把我抱在她腿上,搂在她怀里,把着我的手自己弹钢琴……
  说实话,赵太太和周姐姐不在,我还自然一些。虽然赵太太对我很好,我却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她。尤其不喜欢那个有事无事跑进哑巴哥哥房里,脑袋背后还有一双眼睛的周姐姐。我看出,大哥哥也不喜欢她们……
  一天,我去后院,赵太太和周姐姐都不在,大狼狗和我亲热了一下,就忠实地躺在了门后。
  我走进大哥哥房里,见他和一位没见过的大姐姐在互相比划,“哇啦、哇啦”“说话”。看得出来,他俩非常熟悉,非常开心……
  我识相地赶紧走开,却被他们一起把我牵进房里,看来大哥哥已经向她“介绍”过我。这位大姐姐也是哑巴,虽然没赵太太、周姐姐漂亮,气质、体型却比她们好得多;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一眼就喜欢上了她……
  大姐姐亲热地摸摸我的头,指指我鬼画桃符的那些画,对我翘翘大拇指;她还把带来的,我喜欢吃的东西拿给我吃。看来是她专门为我买的……
  后来,大姐姐又来过好几次,和我们一起看书,躲猫猫,玩游戏,教我用纸做手工,折叠玩具,大哥哥带我们从后门一起出去逛圆通山,把她送回“家”——聋哑人服装厂的单身宿舍……
  一天,我正在前院做假期作业,后院的周姐姐来找我,说赵太太叫我去,说着就率先往后院走去。我忐忑不安地跟在她身后,远远地就听见大狼狗的呜呜声中夹杂着赵太太歇斯底里的哭喊声……
  到了后院,周姐姐把我推进门,就转身走了。
  到了赵太太房里,见她几乎赤裸地躺在坐在地下紧紧搂住大哥哥身上。她一会痛苦地挣扎、抖动和歇斯底里地哭喊;一会又接二连三地打哈欠和发呕,眼泪、鼻涕、口水糊得满脸都是及大哥哥一身;大狼狗在他们身旁呜呜叫着转来转去,似乎也非常着急……
  我从来没见过这种场合,非常害怕,又不知所措。看着赵太太的样子非常可怕又非常可怜,以为她病得不轻……
  大哥哥见我进去,有些惊讶和不快,愠怒地朝门外张望,我知道他是在找周姐姐,就出了房间,大狼狗也跟着我出了房间……
  刚到门口,周姐姐拿着一包东西,笑嘻嘻地走了进来……
  见周姐姐回来,大哥哥怒气冲冲地对她又比又划,大吼大叫,把赵太太交给她,关紧了房门,把大狼狗赶开,把我拖进他屋里,对我比比划划,大吼大叫……
  我从来没见过他对我发这么大的脾气,知道他是在骂我,就委屈地哭着冲出他的房间,跑出后院。后院随即飘出浓浓的、我曾经捕捉到的那种奇特的味道……
  我几天没进后院,一天,周姐姐来找我,说是大哥哥想我,要我去……
  由于我也想大哥哥,又记挂念着病得不轻的赵太太,就急忙赶去后院……
  后院里静悄悄的,赵太太、周姐姐和大狼狗都不在。大哥哥的门关着,窗帘也都放下了,屋里却开着灯。我奇怪地推开门,掀开不常放下的门帘就惊呆了:大姐姐一丝不挂地站在灯下,大哥哥在照着她画画,看上一眼、画上一笔……
  大姐姐的身体竟比画上那些没穿衣裳的女人更美,更让我心跳、身烫……
  大姐姐见我进来,慌乱得不知所措,躲到旁边画框后;我则更加慌乱,不顾大哥哥的阻拦,像做贼一样,飞也似地逃出房间,冲出后院……
  回到家,我的脸还在发烫,心还在蹦蹦直跳!突然,后院传出大狼狗的狂吠、赵太太和周姐姐的叫骂、咂东西声,大姐姐的哭叫和大哥哥的怒吼声……
  我跑到后院,钱家的保姆、孙大爹的妻子和一些孩子站在门口想进去看热闹又不敢进去。我不顾一切冲了进去,见大狼狗被关在铁笼里狂吠、乱撞……
  大哥哥屋里一片狼藉,画框都被砸坏了,赵太太和周姐姐边骂边撕打大哥哥身后衣服没法穿好、哭泣着的大姐姐,大哥哥吼叫着拼命保护着大姐姐……
  我不顾大哥哥阻止,勇敢地挡在他们中间。赵太太见是我就住了手;周姐姐见是我,不仅不住手,反而打我一拳,大哥哥气愤地给了她一嘴巴……
  周姐姐叫骂着、嚎啕着冲出屋外、后院,赵太太也哭骂着回到自己房间……
  穿好衣服的大姐姐搂着我,我们哭得非常伤心!接着,面色阴沉的大哥哥拥着我俩出了后门,把大姐姐送回了灾聋哑人服装厂的“家”……
  树欲静而风不止,后院平静了一天,又起了风浪,并把我也卷了进去……
  第二天,居民主委把我叫去居民委员会。到了那里,看见正在集中学习的
  父母竟气呼呼地坐在那里,还有一男一女两个警察……
  女警察和蔼地问我:“最近,你去过后院没有?去过几次?”
  “去过,”我说:“去的次数太多,记不得了。”
  “你见过、拿过赵太太家的这些东西没有?”女警察拿着一些金色、银色的
  东西和珠珠问我:“看见、知道谁拿过她家的这些东西没有?”
  “我没见过,也没拿过,什么东西都没拿过,”我感到事情的严重性,就吓
  得哭了起来:“我不知道,也没看见过谁拿过这些东西……”
  “哭什么哭,”母亲气恼地吼道:“有话好好说嘛……”
  男警察制止了母亲,对我说:“下大雨那天,你冒着大雨埋在花园里的东西
  是些什么?”
  “埋在花园里?”我想了一下,说:“是大姐姐买给我的小雀……”
  “真的?小孩子从小要诚实,说老实话!”女警察说:“我知道你是个好孩
  子,不会说谎话……”
  “是真的,它死了,不信我挖出来给你们看,”我委屈的大声哭了起来:“我
  什么都没拿,不信,你们问赵太太,问大哥哥、问大姐姐、问周姐姐……”
  我越哭越伤心……
  正在这时,一个警察从外面进来,说:“不要问了,什么都搞清楚了……”
  于是,他们让我先回家,我就哭着离开了居民委员会……
  回到家,院子里乱哄哄的,院里院外的人都伸头往后院看,后院被警察挡住,谁也不准进去,谁也不让经过……
  隐隐约约中,我听钱家的保姆对人说:“年纪轻轻的,就跳井淹死了……”
  年纪轻轻的?是大哥哥,还是大姐姐?是赵太太,还是周姐姐?
  我头脑发烫,昏昏沉沉地回到家里,倒在床上大声嚎啕,哭着、哭着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可又几次被噩梦惊醒。最后,发现我躺在医院里……
  从医院回家,漫长的暑假就结束了……
  后来,我断断续续听说,就在警察找我问话的头一天,二房东赵先生突然回来了,发现家中许多金银首饰不见了,就追问赵太太。赵太太一会推在大姐姐身上,一会又推到周姐姐身上,周姐姐则推在大姐姐和我的身上……
  赵先生报了警,赵太太趁警察将我们分别叫去盘问,家中没人的时候,吞服了鸦片,从后门跳进小巷旁边的井里,等人发现捞起来,早就气绝身亡了……
  赵太太一死,周姐姐向警察哭诉了赵太太用金银首饰偷换鸦片的事情经过,还把脏水泼在赵太太、大哥哥和大姐姐身上,说赵太太和哑巴哥哥姐弟乱伦通奸;说哑巴哥哥和哑巴姐姐耍流氓。屋里挂的,哑巴哥哥画的那些没穿衣服的女人像就是证据……
  警察经过调查,赵太太用金银首饰换鸦片是事实,但中间人就是趁机中饱私囊的周姐姐,卖鸦片的竟是钱家的保姆李大妈,她俩自作自受,锒铛入了狱……
  警察还经过调查,赵太太和大哥哥姐弟通奸是事实,但他们不是乱伦,因为他们不是亲姐弟,他们是外国传教士分别从两个地方收养的孤儿。外国传教士死后,他们被逃到香港的那个有钱人收养。长大后,有钱人送赵太太上学、学钢琴,送大哥哥到盲哑学校上学、学画画……
  赵太太和哑巴弟弟相依为命,一起长大,都知道各自的身世。赵太太深深爱着哑巴弟弟,愿以身相许,大哥哥却认为自己是残疾人,一直不肯答应……
  养父母知道后,逼着赵太太嫁给比她大好几岁、上海还有妻室儿女的、他们的亲戚赵先生当二房;把从小买来的丫头、即周姐姐陪嫁给赵太太当丫头,并答应把她嫁给大哥哥为妻。由于战乱和周姐姐还小,就一直没有给他们成婚……
  解放前夕,有钱人携家带口逃往香港,这事就不了了之。大哥哥本来就不愿意这桩婚事,又在盲哑学校爱上了也是孤儿、哑巴的同病相怜的大姐姐。可周姐姐却从小喜欢大哥哥,一直把这婚事记在心上……
  赵太太结婚后,丈夫长年不归,空守新房,又没有个子女,寂寞难耐,就偷偷吸上鸦片。又因为真心爱着哑巴弟弟,在一个节日里设计将弟弟灌醉,把身子给了自己心爱的人。大哥哥酒醒后,为自己做的错事后悔不迭,自责不已……
  这事偏偏让脑袋后面长眼睛的周姐姐发现了,一方面借机要挟赵太太勒索钱财,一方面借机要挟大哥哥娶自己为妻,否则就要告诉赵先生,并到处张扬……
  就在周姐姐伙同赵太太借机“捉奸”欺负大姐姐那天,她聪明反被聪明误地到处告状,反而暴露了自己和李大妈,害得赵太太无颜,含恨、含泪自杀……
  赵太太死后,赵先生买掉全部家具一走了之。接着,那有钱人的房产被没收,我家也搬出了这个令我心跳、令我怀念的大杂院……
  父母知道了我去后院的前前后后,但他们相信我,也没有过分指责我。
  从那以后,我一直没有见到大哥哥和大姐姐。大姐姐知道大哥哥做的错事吗?能原谅他吗?
  我几次到大姐姐的“家”——她工作的聋哑人服装厂去找过她,都因为不知道她的名字,又不知道她做的是什么工作而没能找到;我又在她们工厂门口守候了好几天,也没有守到她……
  1957年暑假,我突然发现一个电影院的宣传画很像大哥哥的手笔,就有意无意地在那附近闲逛、苦寻……
  皇天不负苦心人,一天上午,我终于在电影院附近见到了大哥哥。几年不见,他也没忘记我。在大街上,我们激动地搂抱在一起,又互相比划。他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哇啦、哇啦”叫,我也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哇啦、哇啦”叫……
  围观的路人,有的以为我们是疯子,有的以为我也是哑巴……
  大哥哥把我带到电影院附近一条小巷,来到了他们家。他还没用钥匙开门,门就自己开了,原来是一个4岁左右,可爱的小姑娘从里面给我们开了门……
  在厨房做饭的大姐姐见到我楞了一下,扔下手中的东西跑来搂住我“呜哇、呜哇”又哭又笑。小姑娘奇怪地望望他们,又望望我,不停地跟他们比比划划……
  他们是哑巴,孩子也是哑巴?我心里一阵难过。哪知,这小姑娘竟脆生生地喊了我一声“叔叔”,我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盛情难却,我在他们家吃了中饭,饭前、饭后,他们的比比划划,加上文字交流和小姑娘的“翻译”,我终于知道了别后他们的一切……
  原来,赵太太自杀后,大哥哥被送到“革大”学习,学习结束后,被送到矿山。同是苦命人,大姐姐原谅了他的过失,跟他一起去了矿山,在矿山结婚后,生下这个女儿,现在都5岁了。不久前,他们才回到这个城市……
  可是,好景不长,这一年的冬天,大哥哥、大姐姐和他们的女儿,又莫名其妙地在这个城市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后来,我才知道,当年整风运动急转而下,变成如火如荼的反右斗争,又聋又哑的大哥哥竟没有幸免,也被划为右派,一家三口又被遣送去矿山……
  我中专毕业后,也被分配去矿山,在几个矿山都工作过。每到一座矿山,或见到其他矿山的人,都要打听、打听有没有他们的消息,可都是大海里捞针……
  就这样,他们一家从我眼皮底下永远消失了,却永远铭记在我心里……
  假如他们还健在,已是80多岁高龄的人了,他们的女儿也快60了……
  大哥哥、大姐姐,你们在哪里?(本文原发表于2008年6月30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0 21:5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1 08:36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又可以听老马讲那些过去的事情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1 11:2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好棒!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1 15:21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见,马师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1 19:42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朋友关注、鼓励和鞭策!
晚上好!健康幸福吉祥,天天开心!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1 19:43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朋友关注!
晚上好!健康幸福吉祥,万事如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1 19:44 |显示全部楼层
活在村城 发表于 2018-9-11 08:36
真好。又可以听老马讲那些过去的事情了。。。。。。。 ...

谢谢村城关注、鼓励和鞭策!
晚上好!健康幸福吉祥,天天开心!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1 19:45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朋友关注、鼓励和鞭策!
晚上好!健康幸福吉祥,万事如意!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1 19:46 |显示全部楼层
KM风清扬 发表于 2018-9-11 15:21
好久不见,马师好!

谢谢风师关注、鼓励和鞭策!
晚上好!健康幸福吉祥,顺致敬意!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金碧坊社区 滇ICP备08000875  ® jinbif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8.04

未经金碧坊社区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举报投诉|手机版| 金碧坊用户须知     

不良信息报警    云南网监    网站备案 诚信站点认证

GMT+8, 2018-11-13 07:04 , Processed in 0.051419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